“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初探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初探

段松廷

 

“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在丽江乃至云南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古地名。不论城乡,甚至是一些边远的乡村,遇到汉族老人,只要问起他的祖籍,十有七八都回答“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也有的说“来自柳树湾高石坎” “大坝柳树湾”或“柳树弯弯大石板”。虽然说法不同,但“柳树湾”三个字是一致的。不仅口头上这样说,许多人家的家谱和古墓碑文上也有同样的记载;不仅汉族人这样,甚至一些白族、彝族、纳西族、傈僳族人也这样说。

难道云南的大部分汉族都来自南京柳树湾吗?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来自柳树湾吗?非也!它其实反映了云南古代“移民屯边”的历史,反映了“夏变夷,夷变夏”的夷汉结合、民族融合的历史。是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的一个文化现象。

一、移民屯边是历代王朝经营云南的重大方略 

远古时期的云南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地。“庄蹻王滇”是汉族第一次成规模地进入云南,推动了云南的经济社会发展。秦开“五尺道”经营云南,汉代开始设郡县管辖,内地的汉族不断进入云南,但因人数较少,很多人被“夷化”融合于少数民族之中。所以,云南的少数民族中是有汉族的血统和成分的。

元代在云南设置行省后,开始推行屯田制度,先是在中庆(昆明)、威楚(楚雄)、临安(建水)、永昌(保山)、鹤庆路等八处设立民屯,有屯户15052户,屯田56559双,后又在罗罗斯(四川西昌),乌撒(贵州威宁)、乌蒙(昭通)、大理、武定、鹤庆等十一处设立军屯,共有“寸白军”屯户(云南白族、彝族部队)3217户,畏吾儿(回族)和汉军(南宋降军)屯兵5700人。元朝在云南屯田的目的是在“蛮夷腹心之地” “制兵屯旅控扼之”,加强对云南的统治。

但是,元代的屯田并未抽调大批蒙古军队,也未从内地迁入大批汉民,原因是已无兵(民)可调。公元1253年,蒙古军队入滇时是10万人,在征服大理国的作战中阵亡8万人,仅余2万人。1258年,元军从云南发兵向南宋进攻时,只带走3000蒙古兵,留1.7万蒙古兵镇守云南,征调大理国降军(寸白军)2万人随蒙古兵出滇。留守的1.7万蒙古兵是不可能屯田的,出滇的2万寸白军一部分战死,一部分流落在贵州、湖南、湖北,只有少数返回云南。后来又征调了1万的寸白军(云南人),从省外调入蒙古军、汉军约8000人。蒙古兵是朝廷的机动部队,人数也不多,不参与屯田。于是寸白军就成了军屯的主体,少量外来的汉军、回军也参与了军屯。

而民屯则是将清理出来的漏籍户(为逃避赋税而隐籍)作为屯户,让其耕种政府掌握的官田和无主荒田,目的是为了征收屯租,充实国库。总之,元代因屯田而迁入云南的人口不是很多。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朱元璋任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和沐英为左右副将军,率24.9万人(号称30万)征讨云南。当时驻守都城南京的部队有20万人,也有一部分被抽调赴云南,大军出发时,朱元璋亲自到龙江(今南京下关)送行,其余南征部队是从各地调派的。大军经贵州入云南击败了梁王的10余万元军,于1382年初建立了军、政机关——即云南都指挥使司、云南布政使司,管辖各州、县和新设的14个卫,但是军粮供应却很困难。1383年,明王朝令傅友德、蓝玉率大军回京,留沐英率数万人镇守云南,并开始屯田。

朱元璋在统一全国之前,就已在其占领区实行过屯田。明初有270多万的军队,并有世袭的“军户”和“军籍”制,军粮消耗很大。为了解决军队给养,减轻国家负担,明王朝总结了历代的屯田经验,加以完善,建立了一套“兵自为食”的卫所屯田制度,在各地推行。1386年,沐英要求在云南实行军屯的建议得到朝廷的批准。在原有14个卫所的基础上,1387年,从四川调兵2.5万人,带军器、农具和万头耕牛,到祥云(洱海卫)屯种;从湖广靖州、五开及辰、沅等卫中选4.5万人、购牛2万头“分屯曲靖、越州”。1388年,命马烨从西安等卫调兵3.3万人“屯戍云南”。1389年,在湖南辰阳征兵0.5万人到平夷卫(今富源)屯田。到明万历年间(1573-1619),云南共设屯军卫所36个,军屯人数约33万人,军屯面积132万亩,约占总耕地面积的42%。

在36个屯田卫所中,澜沧卫在北胜州(永胜县),屯兵6000多人,屯田35539亩。澜沧卫的前身是湖广都指挥使司(简称湖广都司)所辖的长沙护卫,1393年初调往云南越州(曲靖)训练,年内又调至昆明为云南中卫。1395年,调云南中卫至北胜州,置澜沧卫,下辖5个千户所。看来,今天永胜汉族的祖先来自湖广(湖南)长沙附近,这与墓碑文与家谱上的记载是一致的;他们不是随傅友德来的南征大军,而是后来的屯边军人;部队在调动过程中,曾在曲靖和昆明附近停留过。另有资料称,澜沧卫官兵调云南时途经贵州,从贵州务川、郎岱一带的布依族、仡佬族人那里学到了烹制油茶的方法带到永胜,并有一些贵州的布依族人随他们到了永胜,现居住于永胜涛源下六及相邻的鹤庆洛峎的自称仲家的居民,就是来自贵州的布依族后裔。

除军屯外,明代还大力推行民屯、商屯。民屯就是将内地人迁入云南屯种,早在1384年就“移中土大姓以实云南”;1387年,又命令湖广常德、辰州二府“民三丁以上者出一丁,往屯云南”。常德、辰州属人口稠密之地,三丁抽一,数量可观。

据《滇粹·云南世守黔宁王沐英传附后嗣十四世事略》载:1389年,“(沐)英还滇,携江南江西人民二百五十余万入滇,给予籽种、资金、区别地亩,分布于临安、曲靖、北胜……(沐)英镇滇七年,再移南京人三十余万。”入滇屯种的还有流民(难民),充军罪犯等。

商屯是招募盐商去屯田,所产粮食交给军队换取食盐。商屯在云南也很兴盛。

明代从内地移入云南的人口有多少,无准确记载。有的说几十万,有的说上百万,有的说三百万。据有关资料,1393年,云南人口59576户,259270人,而到1578年(万历六年)已达135560户,1476692人。大致可看出移民的规模。明代的屯田移民改变了云南“夷多汉少”的人口结构,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促进了边疆开发和稳定,增强了民族团结与融合。通过“夷汉通婚” “夷娘汉老子” “军士上门”等方式实现了“夷汉融合”,有的汉民被“夷化”,有的夷民被“汉化”,汉族与少数民族在云南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其中夷汉融合最为典型的当属永胜他留人了,甚至毛泽东的祖先毛太华也娶了施蛮女子,毛泽东的身上也有云南夷民的血统。这也正是云南的一些白族、彝族、纳西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也说他们的祖先来自南京柳树湾的原因,因为他们的血液中确有汉族的血统。

清代,随着中央集权制的强化和“改土归流”的实施,更多的内地汉人通过做官、当兵、经商、迁移、教书、逃难、充军等方式迁入云南,更增强了云南与内地的联系。

二、“柳树湾”真有其地吗 

由于“柳树湾”这个地名使很多云南人魂牵梦绕。所以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云南学者对此展开了研究,弥勒县志办曾派人前往南京查访,陆良县地名办也曾调研过,《南京史志》编辑部也作过回应。

现在的南京市地图上没有“柳树湾” “高石坎”这两个地名,仅在城东南(原明故宫)处有一个“石门坎”,与“高石坎”之名接近。更何况当年的南京应天府是管辖江宁、上元等8个县的一个大府、首都,柳树湾到底在哪个县的地盘上呢?经南京市史志办查访,在石门坎一带的明故宫遗址前发现的一块明万历年间立的石碑上找到了“柳树湾”这个地名,且有了具体方位;后又在《明宫城图第十》及《明应天府城市坊厢图第十一》中查到了柳树湾的具体位置。资料表明,柳树湾不仅在明代确有其地,且就在明故宫的东南角,太医院和东城兵马司旁边,即今兰旗街南端一带。柳树湾与高石坎(今石门坎)属同一地段,只是后来因为修筑城墙与护城河才被分隔开的,均位于光华门偏东一带。

明代以前,这里是南唐东门(白下门)外的一片荒郊,有小溪从中穿过,可能是溪边多柳树,故名柳树湾。明初,朱元璋进了南京,这里突然热闹起来。在它的北边,建起了宏大辉煌的皇宫(明故宫),南边建起了东城兵马司,太医院和中央政府的五军都督府和五部(除刑部外)均在此。人口稠密,楼阁众多。永乐年间,都城迁北京后,开始有些冷清。明正统年间,这里曾遭大火灾。清兵南下时又遭破坏,清咸丰同治年间又数次遭兵火之灾,被破坏殆尽。到解放初,柳树湾几乎又恢复为原来的田园景色。现在这里又是高楼林立的城市街道了,再也不见小溪柳树的踪影了。 “高石坎”今名“石门坎”,是否就是相传中的“柳树弯弯大石板”呢?据南京史志办的查访,现在的石门坎附近的明故宫范围内原建有皇帝祭天祈谷用的天地坛,天地坛四周各开石门,都城迁北京后,天地坛亦在北京新建(仿南京天地坛之形制而建),南京天地坛逐渐被废弃,先是天地坛的石门被毁,石门和天地坛被毁废后留下许多石坎、石板,人们就称之为“高石坎”,现在演变为“石门坎”,它距“柳树湾”仅一里多,属同一个片区。而在明故宫周围就设有东城兵马司,是军营,原南京的金吾前卫、羽林左卫都曾驻扎过柳树湾、高石坎。

三、云南的汉族都是从柳树湾来的吗

云南的很多汉人甚至少数民族都说自己的祖先来自应天府柳树湾,虽有一定的根据,但不完全正确。只能说,有一些人是来自柳树湾的,但来自柳树湾的也不一定是南京籍人,祖籍有可能是别处。根据明代云南的屯田史和柳树湾的情况,姑且推断如下:

一是朱元璋定都南京兴建明故宫时,有可能把原居住在此处的居民迁往云南屯田,明故宫南北长2.5公里,东西宽2公里,范围很大,居民应该也不少。这些被迫离乡的居民牢牢地记住了故土的地名“柳树湾”。

二是皇帝派傅友德征云南时曾抽调了一些驻南京柳树湾的部队,如金吾前卫和羽林左卫都是驻扎过柳树湾后到云南的,后来这两个卫可能随沐英留下镇守云南,成为屯兵,他们记牢了部队在京都的驻地“柳树湾”。

三是公元1384年,皇帝“移中土大姓以实云南”时,有可能从应天府迁移了一批人到云南屯田。

四是公元1389年,沐英“携江南江西二百五十余万入滇”,三年后“再移南京人三十余万”时,有可能应天府所属各州(县)的一些人被移至云南屯田。

五是南京柳树湾驻有许多军政机关和部队,他们当中的一些犯罪者,被充军发配至云南屯田。

六是一些来自南京的商人、工匠到云南参加商屯;来自应天府的流民(逃难者)、投亲靠友者到云南屯田。

  七是在明代“三征麓川”时,朝廷先后多次从南京等地调入部队近百万到云南征战,战后因伤、病(残)、逃、掉队等诸多原因落籍云南的内地军人有成千上万,他们的后代也自称来自“应天府柳树湾。”

   总之,明代到云南屯边的汉族军民,有来自江南南京一带的,也有来自西安、湖南、四川等地的,但来自南京的多一些;在30余万军屯户中,来自应天府柳树湾的也有不少。慢慢地,大家觉得以来自京都、来自军营为荣,于是逐步统一说法,均自称是来自“应天府柳树湾”的。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