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司地图集研究之思考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国土司地图集研究之思考——以丽江木氏土司为例

  杨林军

  

  一、土司制度下的行政区划 

  在我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上,行政区划从郡县两级发展到州郡县三级制,几多扩级,几多收束。而在边疆和少数民族聚集区域,汉唐时期采用羁縻措施,推行羁縻州县,从而有效控制边地,完备王朝的疆土。至元以降,由羁縻政策改为土(官)司制度,实则是羁縻政策延续。但在形式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与唐代羁縻政策相比,中央政府对民族地区控制更加有效,可以说是处于间接统治和直接统治之间,与内地的州县管理还是有所区别的。

  元明清三朝对土司制度的策略也是不同的,趋于逐步控制,并为实现完全统治而准备。明代只对个别土司进行改土归流,而到了雍正年间,则是大规模改土设流。此后,全国只有零星的几个土司,有的还延及民国时期。元代的土官制度是蒙古行政官员与土官共同统治,行省制度下设宣慰司,比较复杂。行省制度中设置有宣慰司,管理远离省会的州县,这与土司制度没有多少关系。在少数民族地区也设置有宣慰司,是最高一级的行政机构,其下设有宣抚司、安抚司、招讨司等三个机构。这些机构与行省机构设置相对应。少数民族地区的宣慰司下也设置路、府、州、县等行政级别。少数民族地区的宣慰司后要追加“都元帅府” “兼管军民万户府”等名目。元朝时期的土官级别都比明清两朝要高,宣慰司、宣抚司的土官都可以达到从二品官衔。元朝土官所辖区的行政区划是明确的,但实际上区划的边界是模糊的,元朝前后期的土官实际控制区有了很大的变化。

  明代对于土司制度有了更加严格规定,目的是控制并实现完全统治。对于土司职位的世袭,比之元代就更加严格。元代土官的承袭要经过朝廷批准,而对于承袭对象则依照旧俗而不加苛求。“远方蛮夷,顽犷难制,必任土人,可以集事。”明代要求承袭必须“赴阙受职”,“袭替必奉朝命,虽在万里外,皆赴阙受职”?譻?訛。由于大土司位置重要,袭替者往往派亲信前往,一大堆托辞。由于土司袭职时兄弟之争而带来地区间冲突,所以,明代规定了袭职的次序,以便有效控制。承袭人的次序是: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叔侄相立,族属袭替,妻妾继袭,女媳继职,子死母继。?譼?訛为了防止承袭时出现假冒或作弊,必须出具人证物证,省级官员要做担保人。即便承袭人未能到朝廷,也要派亲信前来,带上家族谱系,管辖区域人口、范围、物产等清单,省级官员的担保证书。因如此,明代各土司都有家谱,以备承袭时具奏。而明代土司官职都有所下降,宣慰使为从三品,宣抚使为从四品。这体现了中央对边地控制力的加强。明代虽然有文土司和武土司之别,但是实际中是两者皆领。与土司制度相并行的卫所制度中,也出现了卫所土司,是两者发展过程中的融合,是卫所职能所决定的。明代土司管辖区域、行政机构也是中央下文确定的,但在实际是有出入的。

  清代前期基本承袭明代形成的较为完备土司制度。对于前来投诚的给予土司待遇。但对土司袭职要求就更加严格,要求袭职土司之位的必须在15岁以上,承袭前要上报家谱、亲供、地方官员和附近土司的证明书(实际上就是担保书)、原任命书等。行政区划上也有一些变化。随着雍正年间大面积改土设流,土司管辖下的势力范围完全在中央的直接控制之下,实现了国家行政、政区归一。但从后来的新疆、西藏、青海等治理政策,乃至新中国成立后的民族区域自治、一国两制等都与土司制度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当然这是后话。

 二、丽江木氏土司行政区划的伸缩 

  丽江木氏土司自忽必烈率蒙古军跨革囊渡金沙江以来,至雍正元年长达470年之久统治丽江,传22代土司,在中国土司体系中占有一席之地。

  1、元代丽江土司行政区划范围

  1253年忽必烈南征,在金沙江渡口受到纳西族酋长阿良迎接,并帮助他渡过金沙江。为此,忽必烈封阿良为察罕章管民官。1271年在丽江设置了察罕章宣慰司,1276年改设丽江路,立军民总管府,1285年改设丽江宣抚司。可见这么短暂32年就改设了4次,这与元中央行政制度设置有关系。级别由最初的从二品降为从三品。丽江宣抚司下辖“府一、州七、县一”,分别是:北胜府、顺州、蒗蕖州、永宁州、通安州、兰州、宝山州、巨津州、临西县。《元史》有记载曰:“己亥,云南行省言:‘金沙江西通安等五城,宜依旧隶察罕章宣抚司,金沙江东永宁等处五城宜废,以北胜施州为北胜府。’”从之。?譽?訛方国瑜认为,金沙江以西五城指通安州、宝山州、巨津州、兰州、临西县;金沙江以东五城指永宁州、蒗蕖州、施州、顺州、北胜州。

  北胜府:因曾经是施蛮故地,1278年立为施州,1280年改施州为北胜州,?譾?訛1283年升为府。管辖金沙江东岸的北胜、永宁、蒗蕖、顺州等地,也包括了今天华坪至攀枝花附近一带。

  顺州:原名牛赕,因曾是顺蛮故地,1278年改为顺州。顺州至今尚存,包括板桥、顺州、程海、期纳部分。蒗蕖州:古称罗古赕,1279年改为蒗蕖州,即为今天宁蒗县城及以南至永胜县接壤部分。永宁州:故称答蓝,1279年改设永宁州,即为今天的宁蒗县城以北,泸沽湖以东,金沙江以西的区域。

  通安州:故称三赕,1277年改为通安州,包括今天的丽江坝、拉市坝、九河坝、太安、龙山等区域。宝山州:1279年设宝山州,位于今天玉龙县宝山乡及附近奉科、大具、宝山、鸣音、大东乡一带的金沙江以西地区,包括金沙江以东的三坝白地、瓦刷、哈巴、江边等地也归属宝山州。巨津州:古称九赕,“盖以铁桥自昔为南诏、吐蕃交会之大津渡,故名。”?譿?訛1277年设巨津州,为今天的巨甸镇,控制金沙江的西南地区,包括了今天的龙蟠、石鼓、金庄、鲁甸、塔城、维西县的其宗等地。江对面的木高木刻湾至虎跳峡的样车阁也属于巨津州。今天香格里拉县的江外的区域隶属于吐蕃宣慰司都元帅府管辖。通安州、宝山州、巨津州的范围包括今天丽江市古城区、玉龙县和金沙江东岸的从其宗到虎跳峡的香格里拉县沿江一线。

  兰州:1275年设兰州,为今天的怒江州兰坪县,澜沧江以东地区。

  临西县:旧名罗裒间,1277年设临西县,隶属于巨津州,澜沧江以东区域。

  如此可见,元朝木氏土司行政区划的范围包括了今天的丽江市古城区、玉龙县全部,永胜县和宁蒗县大部分,迪庆州维西县大部分,怒江州兰坪县的大部分,行政区连成一片。元代史料所限,未曾发现有明显的扩大控制区域的军事行动,而到了明代,则是非常突出。

  2、明代丽江土司行政区划的变迁

  明洪武十五年,丽江土知府阿甲阿得“率众归顺”,由丽江路宣抚司改设为丽江府,1397年升为丽江军民府。下设四州一县一巡检司,分别是:

  通安州,西北有玉龙山,一名雪岭。又有金沙江,古名丽水,源出吐蕃界犁牛石下,名犁水,“犁”讹“丽”,流经巨津、宝山二州,至武定府,北流入四川大江。西有石门关巡检司。“编户十三里”,初由高氏任同知,至嘉靖年间改为流官性质的同知。管辖区域与元代一致。

  宝山州,西南有阿那山。南有金沙江。设土知州,以“鲁普瓦”为治所,即为宝山石头城,编户六里。?讀?訛包括大具、鸣音、宝山、奉科等地,与元代辖区一致。

  兰州,元属丽江路。洪武十五年三月属丽江府,寻属鹤庆府,后仍来属。北有福源山。西北有澜沧江,源出吐蕃嵯和歌甸,流入境,南入云龙州界。仍设土知州,编户四里,与元代辖区一致。

  巨津州,南有华马山。北有金沙江,流入州界,有铁桥跨其上。西北有临西县,元属州,洪武十五年三月因之,弘治后废。又东北有雪山关。初设土知州,后改为流官知州,实则土知州。

  临西县,仍属巨津州所管辖,设流官,成化二十一年敖毓元曾贬到临西县当县丞。此后,临西县成了木氏土司和吐蕃拉锯战场,名存实亡。

  石门关巡检司,是明代洪武年间设置在重要要道一种常备军驻地。任用地方军籍人员。宣德三年(1428年)石门关千夫长阿亏叛乱后,为木氏土司据有,空有流官而实为土司辖区。

  而元代所领有的北胜府、蒗蕖州、永宁州、顺州不再属于木氏土司的行政管辖范围。1383年将元代的北胜府降为北胜州,隶属于鹤庆军民府管辖,1396年北胜州改属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出现了土司、卫所共治的局面。木氏土司控制区域仅限于金沙江以西的四州一县一巡检司,地域只有原来的一半。明代中后期,木氏土司不断扩疆拓土,原属于北胜府靠近金沙江一线的梓里、睦科、大湾、米厘、松坪、喇嘛、娄子海等地据为己有。

  然而,明代木氏土司在滇西北、川西南,甚至在藏东地区纵横驰骋,其实际控制的区域远远大于元代的辖区。东面是永北土司、永宁土司、五所管辖区,北面是吐蕃控制区,西面是吐蕃和其他少数民族聚集区,这三个方位是木氏土司扩张势力范围的主要战区。而南面的鹤庆、大理是流官直接管辖,对他用兵就是公然反叛朝廷,因此,木氏土司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动扩张运动。成化年间是木氏土司向维西、中甸(今香格里拉县)推进时期,在《木氏宦谱》中对土司木嵚、木泰对外用兵甚是详细。至嘉靖年间的木公、木高父子时期,已推进到西藏昌都地区左贡县一带。嘉靖八年(1529)木氏土司还在今天小中甸修建了年各羊恼寨,即为木氏土司的行宫。至明末,木氏土司势力范围也是非常宽广:东北方向已达到雅砻江流域,五所、盐井卫、宁远宣慰司等区域的一部分,四川省九龙县一带,香城、稻城一带。正北方向巴塘、理塘至昌都(查木多)一线。向西达到今缅甸恩梅开江一带。木氏土司控制区域已是明王朝划定行政区的几百倍。整个明代,木氏土司没有受到朝廷的斥责,反而受到重视,28次受赏。这要从明朝廷战略和木氏土司的智慧去分析。

  

  (注:粗黑线条为元代丽江土司所管辖的行政区域;白色线条为明代初期木氏所领有的四州一县版图;细黑线为明代后期木氏开疆拓土后的控制区域。)

   3、清初木氏土司控制区域

  明代后期在滇川藏区域纵横驰骋的木氏土司,随着明朝灭亡,清初又遇上吴三桂据滇,木氏土司原来的风光不再。由于木氏土司木懿效仿先祖“争先投诚”,还是得到了“寻裁通安、宝山、兰州、巨津四州、临西一县归丽江府”,管理明初时期的行政区域。这些行政区划同于明时期的版图,这里不再赘述。雍正元年(1723年)丽江连同全国其他土司被改流,统治470年之久,在滇川藏区域保境安民的木氏土司寿终正寝。值得一提的是,在藏区,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蒙古和硕特部进兵康区,直到香格里拉县境内,至1647年木氏土司主力退出香格里拉,这标志着木氏历经240年之久的藏区拓展宣告失败。雍正元年丽江改土设流后,丽江府金沙江对岸原属丽江的江边沿线不再归属丽江,金沙江成为“山川形便”区划的依据。明代中后期木氏土司据有北胜府的梓里、睦科、大湾、米厘、松坪、喇嘛、娄子海等地,也是在改土设流后划归永北府(康熙三十七年将北胜州与永宁府合并,成立永北府)。

  三、绘制土司行政区划地图的设想 

  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广泛地应用地图,地图具有表达语言所不及的能力,有时用长篇巨幅来表达古今地名、行政区域的伸缩情况,但仍给读者飘飘然感觉,而通过一两幅古今地图来表达,一目了然。所以,我国历史地理学研究非常重视地图绘制和研究。早在1934年《禹贡》发刊词就提出四大目标,其中第二个目标就是“我们也还没有一部可用的地理沿革图”。1954年成立了以范文澜、吴晗为首的“杨图委员会”,就是把杨守敬所编绘的《历代舆地图》加以勘误、补正和古今地图同绘一图等工作。1957年在复旦成立5人小组开始更大规模、全新的历史地图集绘制工作。从1969年至1982年10余个单位、数百位当时顶尖专家、教授合作完成了《中国历史地图集》,共8册。这是一部较全面反映我国历史时期一个统一多民族国家发展历程。谭其骧在前言中提到公开发行本有两大不足,其中之一是:“历史上每一个政权的疆域都时有伸缩,政区分划时有变革,治所时有迁移,地名时有改易;各图组的每一幅图都按照这个时期中的某一年代画,这样做科学性固然比较强,但凡是这个时期出现过的与这一年代不同的疆界和州县名称、治所,除一小部分用不同符号注记或括注表示外,大部分在这套图上是查不到的,读者如要在图上查找这些地名,那就不免失望。”今天读来,别有一番深意。30余年来,在《历史地理》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等专业期刊上发表了数以百计的论文对《图集》存在不足和失误进行校订,直到今天还在发表此类论文。诚然,这类文章对于进一步完善《图集》是多多益善的。笔者则认为,谭先生在这里暗示了弥补这一不足的思路。既然“大部分在这套图上是查不到的,读者如要在图上查找这些地名,那就不免失望”,那么,能否绘制出查得到、不失望的地图集来呢?我们知道,既要涵盖中国历史时期的全面,又要细到每一个朝代的每一次政区变动,那是很难的!这就需要从不同角度来绘制地图,我们不妨绘制出各朝代专图、各个主题的地图来,那么,谭先生们的不足也就得以弥补。就从土司制度研究而言,我国历史上除了各朝代行政区划外,还要关注明代卫所制度及其影响,还要考虑土司制度。目前,卫所、土司制度研究已经取得非常丰硕的成果,但在地图绘制上仍是一个软肋。研究土司制度价值、意义不言而喻,土司制度是我国元明清时期行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最显性的管理模式。但在正史地理志所言及的土司行政区与实际控制区几多不符,有的相去甚远。

  既然如此,“中国历史土司地图集”成为土司研究所千呼万唤的研究重心之一,它将成为土司研究一个必不可缺少的工具书。土司地图集绘制虽然没有《中国历史地图集》那么工程浩大,但在具体绘制过程中也会面临很多问题和困难。笔者从丽江木氏土司为例谈谈看法。其一是时间段选取。木氏土司控制丽江长达470年之久,历经元明清三朝。绘制木氏土司行政区和控制区,以显著的时间作为标的来绘制。明代木氏土司控制区,以成化年间为分界点,洪武十五年至成化年间是木氏土司严守明王朝划定的,即四州一县。成化年间至崇祯十二年是木氏土司开疆拓土最广时期,崇祯十二年后,由于青海的蒙古和硕特部南下,抚黄灭白的宗教活动,把木氏土司的势力恢复到明代初期的四州一县。清代70余年行政区划没有显著变化,可视为一段时间。

  其二是土司行政区划和实际控制区比较。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从元明清三代木氏土司行政区划可以看出,各朝代都有相应的变化。每一朝代的行政区划基本固定不变,如元代木氏土司行政区划就有七州一县,明、清两朝就只有四州一县,甚至明成化以后,临西县也是名存实亡了,而木氏土司实际控制区就变化很大了。元代由于文献资料所限,没有明显的扩大情况。明代木氏土司实际控制区自成化年后不断扩大,直到崇祯年间蒙古和硕特部南下到金沙江边。这些区域的扩大实际为“改土设流”打下了伏笔,是对中央王朝不断认同的过程。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都经历了自由区、羁縻区域、土司制度,最终实现了朝廷直接统治该区域。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