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原住民与外来商户的调查报告:丽江古城打工...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赵学梅 

一、背景介绍 

  丽江古城,又名大研镇,纳西语叫“谷本”。“谷本”,在纳西语里有两重含义,其一是“仓禀汇集的地方”;其二是水被蒸发后建成的村子。丽江古城是一个以纳西族居民为主,已有近800年历史的古老城镇。 

  1997年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之前,四方街是古城人的综合集贸市场,每天与日常相关的农贸产品的交易、百货商品的买卖主要集中在这里。当地政府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一世界文化遗产,在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后,将主要的商贸中心由古城四方街迁到了古城外的新城。然而,旅游业的兴盛,使得古城成了一个充满商机的风水宝地。有游客必然产生消费,为了满足消费和吸引消费,各种商铺、客栈、餐厅、酒吧等蜂涌而至。伴随着商业的发展,古城内还涌现出了一批为这些商业提供服务的打工者群体。 

  据《亚洲大陆最古老神奇的商路》②载,抗战时期丽江古城内商铺就多达1200多家。但是,由于当时商铺的规模小,经营品种少,客流量和商品成交量也有限,因此,主雇关系不太多。如今,每年500多万(2007年旅游局统计数据为531万)的游客进入丽江,加上消费观念的转变,各种商业贸易出现了与抗战时期极不相同的情形。古城内打工者群体的出现就是一个例证。 

  打工者群体作为丽江古城商贸发展中的新生事物,我们在调查古城时采用问卷调查、个别访谈与平时观察的方式调查了他们对纳西民族的了解以及对古城和民族文化的认知程度,打工者的文化程度、社会性别分工以及他们对古城的现状和对古城未来的看法。由于调查对象主要是在古城内客栈、餐厅以及在商铺里从事服务的人群,所有我们的调查区域集中在商铺较多的地段,如东大街、新华街、七一街。这几条街道上所调查人数占总调查人数的60%左右。调查时间自200811月开始到20093月结束。      

    二、调研发现 

    1、从古城商业发展的历史来看,古城从以前几乎没有打工者变成了打工者密集的地方。打工人数逐年增加。 

    丽江古城曾是茶马古道上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是滇藏贸易重镇和中印贸易的枢纽。据有关资料显示,抗战时期古城里的商铺多达1200多个,但当时商铺的规模不大,一般都是自己经营,如确实忙不过来,偶尔也会请临时工,但很少有长期的雇佣关系。解放前在纳西语中使用到的汉语借词“伙计”与现在的“打工者”这个概念极为相近,但有“伙计”的商铺很少。自1997年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后,丽江古城里经商户增多,经商规模扩大,才逐渐出现了一批服务于经商户的打工者。并且古城内打工人数呈逐年增长趋势(图1)。 

  从图1可看到,虽然丽江古城已经成功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旅游业也有一定的发展,但一直到1997年底,在古城内的打工者人数仅有110人左右,主要工作场所是饮食服务。199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在昆明召开,来丽观光的游客猛增,丽江原有的旅游接待设施无法满足需求,所以不仅在新城区,就是在古城内,客栈的数量发展迅猛。之后,打工者的需求量也逐年增多。随着来古城内游客的不断增多,为游客提供消费的场所也增多,各种商铺与客栈等的急剧增多,打工者也就随之不断的增多。仅从古城派出所提供的古城外来人口分类表上看,居住在古城内从事服务业的打工人员已经由1997年的100多人增加到2008年的500多人。 

               

    2、打工者的性别构成、年龄构成与性别分工和收入构成 

    2.1 打工者基本构成分析 

从调查统计结果可以看到,古城内打工者的基本情况如下: 

    2.1.1  在古城内打工的人群中,女性所占的比例为72%,男性占28%。在古城女性更容易找到工作。 

  由于古城内商户所需的工作种类以服务业为主,而这些服务类别的工作传统以来由女性承担,因此女性用工人数远远大于男性。在古城女性更容易找到工作(见表1)。 

    2.1.2  打工人员的年龄段在20岁—30岁之间的占88%,而30-40岁、40-50岁这两个年龄段的分别只占5%(见表2)。未婚的占82%,已婚的占18%(见表3)。 

   与女性更容易在古城找到工作一样,20-30岁这一年龄阶段在古城打工的人数最多,也表明了古城商业同旅游业一样需求更多的年轻人而非中年人。此外,未婚的占82%也说明了这一问题。那些30-40岁、40-50岁两个年龄段的打工者所占比例低,这两个年龄段的人员主要在古城公厕里从事技术含量最低的清洁工作,因为这类工作年轻人不屑于去做。另占5%的人从事的是客栈管理层的工作或担任餐厅厨师。这些工作具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对从业人员有一定的要求,因而年龄不受太大影响。当然部分技术也是靠时间、经验的积累而来。 

  在古城里占2%50岁以上的打工者集中在男性,对技术也有一定的要求,例如在“东巴纸坊”从事东巴文的书写,则要求打工者必须具备书写、认读东巴文字的能力,加上这种知识通常由年长者掌握,因而对男性年龄的要求不太严格。而且,从表3反映,打工者群体中,未婚者为主体人群,已婚者不多。 

  2.1.3  古城里的打工者一般汉文化水平较低。 

  从调查的有效数据中可以看出,在古城内打者中,文化程度是初中的占57%,高中(包括中专)占26%,大专及以上的仅占8%(见表4),说明古城内打工者的汉文化程度都相对偏低。进一步说明古城里商业经营户对用工人员的文化水平需求低,另一面来讲,说明由于文化水平的低下也局限了这些人所从事的工种类型,他们无法胜任专业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这也是少数民族地区文化程度相对偏低的实情所限。 

    2.1.4  打工者的民族成分多,纳西族、汉族占的比例大。 

  从调查结果看(表5),打工者的民族成分主要有汉族、白族、藏族、彝族、普米和纳西等和其他几个没有具体指明的民族。其中来自丽江本地和周边的纳西族占41%,其次是汉族,占38%。这些汉族打工者主要自永胜、华坪两个县,也有一部分是外省籍的汉族,他们主要是随着商户老板而来的老板的亲戚或老乡。占14%的白族主要来自丽江境内的金山乡和九河乡。其他彝族、普米族、藏族等打工者也都来自丽江和邻近的宁蒗和香格里拉。所以,从大的地理范围而言,打工者主要以本地人为主。 

  抗战时期,古城商铺内经营者基本上是本地纳西族人,而今商铺主人不断置换,商铺的主人更多的是由外来以汉族为主的民族来经营。从旅游经济一进入丽江时起,古城人,抑或整个丽江人就主动将古城那广阔的商业市场让位给了外来人,于是,今天来自丽江各地的纳西族或其他少数民族,他们在古城更多的只能充当廉价劳动力,成为打工一族。 

  

    2.1.5  打工者的性别分工及收入情况 

    2.1.5.1  打工者在古城内的打工领域局限在客栈、酒吧和餐厅,职业是服务员。 

    据调查,在古城调查对象中,90.5%的打工人员在个体商户经营的客栈、酒吧、餐厅或商铺里工作,只有3.5%在隶属于行政门或事业部门的机构打工,如公厕的清洁工。另有6%的打工人员在古城内的街道企业,如先锋糕点和民族首饰厂打工(见图2)。 

  

    打工领域集中在个体商户其主要原因在于古城内已经很少有大型企业或政府部门,另外与这些打工者的素质与工作岗位不需太高文化水平有关。而前面的数据分析也已经表明古城里的打工者一般汉文化水平较低。 

  

    2.1.5.2古城内打工者的性别分工 

  此外,如前所述,古城提供给打工者的工种类别主要包括:普通服务员(餐厅服务员、客栈服务员、酒吧服务员、商铺导购、售票员等)、有一定专业背景的服务员(东巴、领班、调酒师、厨师、司机等)。普通服务员占被调查人员的83%,有一定专业背景的服务员占17%(见表6)。从这些工作的性别分工来看,占72%的女性从事的工作属于普通服务员的类别,且基本上都是以未婚女性为主。而占17%的具有一定专业背景的服务员则以男性为主,特别是东巴、司机、调酒师是男性的专职,只有为数不多的女性是宾馆、客栈的领班。且从表2可看出,打工者主要集中在20-30岁之间的未婚女性中,且年龄集中在20岁—30岁这一阶段。                    

   

据调查,这种分工是基于服务行业需要耐心和认真,但技术性不强,比较适合女性从事。而东巴、领班、调酒师、厨师、司机等则需要一定的基础,是一种具备“技术”性质的工作,而技术是男性所掌握的,应有男性来承担的传统性别分工的观点。 

  这种性别分工阻碍了打工群体中女性潜能的挖掘和女性才能的施展,是传统的社会性别观念对女性的一种桎梏。 

   

    2.3 古城内打工者的收入分析     

    从打工者的收入来看,收入在300-500元以下的一共占13%,这种收入阶层一般是尚处于试用期的打工者或是在客栈、餐厅做清洁工、洗碗工的人,一般为已婚女性。收入在1,500元以上的,所占的比例仅为5%。这5%的人群则基本上是有一技之长的人员,如餐厅的主厨、酒吧的调酒师、客栈的部门经理等。这些人员一般都已渡过了几年打工生涯,具备了一定工作经验。但是,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也不是固定的,一般都与每月的绩效有关。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在古城内的打工人群中,女性打工者受年龄段的限制比男性严重。虽然对工作岗位男性年龄也有限制,但没有女性突出。从收入来看,处在最低收入的也是女性居多,是因为受年龄及专业知识欠缺所限。特别是已婚女性更受到歧视。本来婚后出来打工的女性就不多,能在古城的服务领域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更是不易,高收入的工作领域就基本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地。因此,在古城的打工者中,女性仍处于劣势地位。 

  

    3、古城内劳动力供需矛盾突出。打工者在古城内打工的年限5年以下的居多。 

  古城里的服务性行业到目前依然吃的是青春饭。对于打工者来说,如果没有一门专业技术,只要到了一定年龄或结了婚,就很少有机会能找到称心的工作。因此对于大多数打工者来说,虽说外出打工的周期一般是10年左右,但在某个固定的工种或在某个固定的场所工作年限一般都在五年以下。从表8可以看到,在丽江打工510年之间的仅占有效问卷的5%,并据调查对象反映,这些占5%的人基本上是从事具有一定专业技术性质的工作,如客栈或餐厅的管理人员等。 

     

    另据2008年上半年古城派出所的暂住人口统计表明,到2007年下半年底,古城内的经商户(包括客栈、酒吧、餐厅等)已经达900多家。目前在古城内从事经营的商户一般都有一定规模。如果我们以平均每个商家需要2名服务人员来算,古城内所需的服务人员应为900人左右。而据古城派出所2008年上半年流动人口统计表表明,生活在古城内的打工的人数仅为517人。因此,古城内劳动力市场供需矛盾突出。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现实存在,打工者频繁换工作的情况也就很正常。曾有几位商户的老板告诉过我们:“不是我们在炒打工者的鱿鱼,而是他们在炒我们的鱿鱼了。有些打工的刚做了几个月,对自己的工作刚有点熟悉就又辞了,现在找个小工也很难。” 从所调查的有效问卷中也可看到,有23%的打工者认为被老板解雇的机率多,而77%的则认为没有被老板解雇过(见表9)。 

   

    4、打工者选择在古城内打工的主要原因 

    从打工者为什么选择在古城内打工的回答来看(见表10),41%的人觉得到古城观光的外来人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外地人,可以从中直接感受外面的世界,学到外来的东西。这种愿望与这些打工者大都来自乡村,由于自身汉文化基础差,没有进一步升学的机会,但近几年又从影视里认识了外界的很多东西,对外面大千世界充满了幻想和渴望,于是希望通过在古城打工这一渠道更多地体验和进一步了解外界的心态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有积极的一面,但不免有些盲从。还有另一个原因,是由于古城内工资相对高。据访谈和观察得知,由于古城内的消费高于古城外,店铺收入高,加上古城内的老板也为了能稳住自己的员工,在负责打工人员的吃住外,为避免因为服务人员流动量大而影响自己的生意,因此古城内打工者的收入比古城外的要高。 

    5、打工者对当地文化的认知程度 

    历史上,丽江古城曾是茶马古道上重要的物资集散地,各种文化在古城相互碰撞和交汇,兼容并蓄,共同发展。这样才使得今天的丽江古城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保持了文化的多样性。当今这些打工者,来自不同的地域,来自不同的民族,当他们融入古城的时候,对古城文化和纳西族文化的认知程度和认同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我们对此也进行了调研。 

    1. 对纳西族东巴文化的了解程度 

     

从表11,我们可以看出,对纳西族东巴文化了解的占16%,这些了解纳西文化的打工者主要在集中在以纳西族东巴文化为产品的作坊或商铺中从事东巴文字书写、绘画和雕刻工作的,而占23%的不了解者,则基本上是从外省市或外县来丽江古城打工的外民族人员。对东巴文化了解一点的人占45%,他们基本上是来自本地的打工者,且80%以上是纳西族。这些人从小生活在纳西族社区,都能讲纳西话,对纳西文化耳濡目染。 

  每年农历二月八是纳西族的传统节日“三多节” ,在传统习俗的认知上,是否在古城过纳西族的传统节日“三多节” 这一问题而言,有50%的人过,20%的人不过,而占30%的不知道这个节日(图3)。这部分不过的人主要是在外来经商户的商铺里打工,老板本身不是本地人,所以老板不过这个节,对古城内的这个传统节日也并不关心。                

    2. 丽江古城文化与打工者自身文化的差异 

  这些打工者认为文化差异主要体现在语言以及一些民风民俗上(见表12)。从语言上来讲,纳西语是纳西族的母语,占27%的认为语言差异大的打工者基本上是外民族,对纳西语一无所知,而占16%的认为语言有些差异的则是来自古城外的纳西族,虽然都是纳西族,但各地方言不同所致。此外,由于古城文化是有别于当今汉族社会的纳西族的特有文化,与偏远的纳西族山区又有一定的差异,因此与打工者们自身文化中的节庆、婚俗、葬礼等方面有一定的差异和不同是情理中的事。 

    3. 打工者眼中的文化现象 

    就古城近年为突出体现纳西族文化而采取的措施如服务人员需穿纳西服装一事进行了调研,从图4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有60%的打工者认为这一举措好,应响应。他们认为身着纳西服饰,是纳西文化的展示,而16%的打工者则认为这是一种形势主义。12%的打工者则认为,古城有史以来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所以各民族身着各自的民族服饰更能体现古城文化的多样性,统一穿着纳西服饰不能完全体现古城原有的文化现象。 

    此外,被访谈的打工对象几乎都认为古城内随处可见的东巴文,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而设的。 

    通过表13,我们可以了解到古城内打工者对各种宗教的认知程度。占有68%的打工者了解东巴教,22%的打工者知道佛教,有6%的打工者知道基督教,有4%的打工者知道伊斯兰教。认知东巴教的主要是因为古城内的旅游景点为了吸引旅客,在景点内不定期的举行一些东巴祭祀活动。这些活动的展示,是他们切身了解东巴教和东巴文化的一条渠道。此外,丽古城内的打工者对佛教的了解程度为22%,仅次于东巴教。还有6%的打工者知道基督教,是因为近年基督教在丽江传播速度较快,有一定的影响。 

     6、打工者眼中的古城 

     1.古城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风土人情和建筑风格,特有的水系布置 

    问卷中有39%33%的打工者认为,古城能这样吸引游客是因为古城的历史与风土人情(见表14)。而26%的打工者则认为古城内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等的建筑风格也是古城的一大特色。古城内家家门前绕水流,户户屋后垂杨柳的建筑风格同样也是吸引游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2.古城内商户太多,商业气息浓厚,原住居民少,物价高 

  从表15可看到,29%打工者认为古城内商铺太多,古城具有浓厚的商业气息。虽然在古城里能看到一些纳西文化现象,但更多的是表面的东西,没有更深的文化内涵。因为古城里他们能看到除了游客还是游客,看不到古城人真实的生活。35%的打工者则认为古城内物价太高。17%的人认为古城原住居民太少。 

  打工者认为,原住民外迁的主要根源有以下几个方面:1、商业化是主要原因。丽江古城内房价暴涨,黄金地段每平米月租金达1000元,对有房户的诱惑相当大。2、居民生活不便是居民外迁的另一个原因,16%的人认为由于古城内交通不便,再加上农贸市场较远,生活必需品购买不方便,治安、消防存在隐患等,另外。仍然生活在古城里的居民需要承受高消费以及客栈和酒吧的增多而带来的各种污染也是古城居民外迁的一个原因,酒吧一条街的噪声不仅影响到了居民的正常生活,甚至商铺老板门也同样为噪音的影响而苦恼。 

    7、打工者眼中古城内所存在的问题 

    首先,古城内的交通不便。虽然近几年政府不断地、力所能及地为古城居民和商户解决古城内的交通问题,比如设置了便民车等,但仍30%的打工者认为古城内的交通还需要进一步的改善。 

    其次,缺少本地特色。打工者们认为,现在古城内的商铺95%以上都是由外地人经营,出售的旅游产品都大同小异,没有更多当地特色的东西,丽江的古城已变成充斥着外来商品的古城。 

    第三,由于原住居民的减少,纳西族的各种生活技能、技巧等真正的非物质文化已经所剩无几。 

    第四,古城内环境污染严重,特别是酒吧一条街的噪音污染仍然很严重。 

    第五,有少数外来人口在古城进行偷窃等违法犯罪活动,损坏了流动人口的形象。      

    三、调研结论 

    1、由于旅游业的不断发展,古城内打工者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但传统的性别分工仍然影响了女性的就业率和就业时间的长短。 

    2、古城内打工者群体文化程度偏低,从一定程度上对宣传丽江有负面影响,各种能力有待提高。 

    3、打工者群体大都来自丽江市各区县,以古城区和玉龙县的人口居多,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积压问题。 

    4、由于打工者的身份限制了这些人更进一步的拓展。                   

    四、建议和对策 

    1、对于不同的打工群体进行提升能力的培训,除了组织当地的风土知识的培训外,还可组织服务礼仪培训,职业道德培训等活动。针对性别盲点,不仅在打工者,更应对商户进行社会性别的敏感性培训。 

    2、很多打工者法律意识很淡薄,为了提高打工者的自我保护意识,可组织一些相应的法律知识讲座。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