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第二节 早期共产党员的革命活动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二 早期共产党员的革命活动。

  丽江虽然地处偏远落后,但是丽江各族人民在政治上、思想上并不落后,他们向往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真理,早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一批先进分子在上海、广州、昆明等地参加共产党,在不同的地方为党工作。

  陶光潮 又名陶育晶,笔名陶逸,1904年出生于华坪县竹屏镇(今中心镇),1919年毕业于华坪县立高级小学,同年考入云南省立一中,1923年毕业。1924年就读于上海大学社会系时,受马列主义影响,思想进步,经同学赵宗华(又名赵适然)的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7月,经组织派遣,赴广东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宣传员,同年11月至1927年7月,任第三军七师21团指导员。1927年8月,进国民党武昌教导营受训期间,被视作言论激进涉嫌为中国共产党员,被调出教导营任滇军第99师政治部秘书。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公开被叛革命,大肆清洗共产党员,致使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陶光潮在滇军第99师政治部任职期间,被怀疑是中共党员,列入“清洗名单”遭到强行遣散,令其限期脱离军队,从武汉遣散回到昆明,从此与党组织失去联系,1928年3月回到华坪。陶光潮是丽江加入共产党最早的人。

  严英武 又名严复生,化名李义山,1904年出生于华坪县竹屏镇,1922年考入昆明省立一中读书。其间,和该校图书管理员李国柱同住一楼,相处甚笃,李介绍他阅读《向导》、《中国妇女》、《语丝》、《劳动周报》、《政治周报》、《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社会进化论》、《阶级斗争》等革命书刊。严英武和李国柱经常交流思想、促膝谈心,深感当时社会黑暗,不平等,遂立志投身革命,一心向往共产党,1924年冬,李国柱秘密组织云南青年努力会,青年努力会的宗旨是唤醒云南青年,改造云南社会。李国柱任青年努力会书记,严英武负责宣传工作。1925年秋,严英武考入省法政学校学习。同年9月,经中央批准在云南建立共青团特别支部,李国柱任书记,严英武被吸收团员。在共青团的领导下,严英武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完成团组织交给的工作任务。1926年春,他参与了《云南书报社》筹办工作,参加了反对唐继尧拍卖省立师范、法政学校、高审厅地基给法国商人的请愿斗争,参加了“三一八”声讨段琪瑞军阀政府的游行示威和开展支持北伐战争的宣传活动。7月,李国柱被党中央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共青团云南特别支部由严英武、吴澄负责,继续开展革命斗争。8月,中共广东区委派遣由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委任为农民运动特别委员的滇籍中共党员李鑫回云南,筹建中共云南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帝、反军阀的国民革命斗争,联合各界人士组织统一战线,推翻唐朝继尧的军阀统治,开辟农民运动。李鑫以云南共青团为基础,发展了吴澄、杨淑德、严英武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1月7日,正式建立了中共云南特别支部,领导云南各族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

  1926年12月,严英武受中共云南特别支部的派遣回到华坪工作。当时,华坪闭塞,见过世面的人寥寥无几,亲朋好友乐意听他讲谈古论今的新闻。他借此机会,按照党的指示,讲北伐战争胜利进展和工农革命运动高潮的斗争,启迪人们的思想。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掌握了社会各阶层人们的思想状况,决定针对青年学生的特点,与进步教师蒋维新组织“通俗演讲会”,利用学校课堂公开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宣传。指导学生陈杰民在学校组织儿童团,发展陈永贵等80多名团员,利用组织学生郊外旅游、球类比赛、唱歌、跳舞等多种多样的有趣活动,并在师生中进行五四新文化思想的教育。同时,在校外组织“华坪青年联合会”,发表宣言,号召青年:顺应世界革命的趋势,中国客观环境的要求,争取解放全中国被压迫之惟一健将队,促进世界革命成为主力军,挽救中国,担当起全人类之伟大使命。1927年2月,中共云南特别支部举办了“云南农民运动讲习班,”参加学习的人员回华坪后,在严英武的领导下,建立了“华坪农民协会”。严英武等人深入农村,到竹屏镇、膏泽镇农民群众中进行社会调查,准备地方材料,开展反封建、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云南的妇女运动有了发展,成立了云南妇女解放协会。1927年8月,在严英武的组织领导下,华坪建立了“妇女解放协会华坪分会(简称妇协会),”发展会员四十余人。协会呼吁:“被压迫妇女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封建残余势力!女子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与男子一律平等!女子要争取自身的彻底解放!”10月10日,华坪妇协会分会发布《告各界同胞书》,在妇女和社会各阶层中引起了强烈的震动。与此同时,严英武想方设法帮助妇协会订阅省妇协创办的《女声》杂志,组织会员学习,开拓了华坪妇女的思想境界,破除了歧视妇女、裹小脚、穿尖尖鞋、买卖婚姻,收童养媳,不准女孩子上学读书等封建陋习。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遭到大屠杀。之后,全国革命形势逆转,白色恐怖笼罩云南全省,革命处于低潮。12月8日,中共云南特委在昆明召开扩大会议,特委书记王德三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及《告共产党员书》。会议批判了导致革命损失的机会主义,决定走土地革命、武装暴动的道路,把党的工作重点由城市转移到广大的农村和厂矿,开展农运、工运工作,会议选举了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会后,省临委派严英武(化名李义山)到文山农村开辟工作。

  1927年12月下旬,严英武通过秘密联系,在文山的洒戛竜建立了第一个党支部,严英武任党支部书记,党员有李国栋、颜亨壁、杨大经等,在党支部领导下,积极开展统战、农运、学运等工作。党支部积极进行统战活动,为创造工作环境,派李国栋通过县长李郁高、省督学李竹村做工作修建了洒戛竜小学。党支部及时和省临委派到文山城内的向镇弼、严英俊取得联系(向镇弼严英俊不参加支部活动),做滇军师长王汝为的思想工作。军士队里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教唱进步歌曲,讲中共的统战政策,号召工农、商、学、兵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从而取得了驻军的支持。党支部抓住这个机会,开展农运,培养骨干,建立农会,办起了洒戛竜农民夜校,以《工农识字课本》为教材,边教农民识字,边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严英武把“八七”会议精神贯彻到农村,他通过办夜校培养骨干,深入到贫苦农民中去进行宣传,帮助农民寻找苦根,号召农民联合起来,推翻军阀地主,自己起来当家作主人。1928年1月23日,洒戛竜农民协会正式成立。接着,党支部又带领农民群众进行合法的积极的斗争,如利用王汝为来洒戛竜的机会,向王提出三个要求:一是派军粮要有个限度,不能随便增加;二是管军粮的人,帐目要公开;三是要按政府的规定,不该收的不能乱收。王表示同意。这样通过合法斗争,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农民负担减轻了一些。党支部组织童子团帮助贫苦农民干活;将革命道理编成顺口溜、小故事讲给学生听,编歌曲教学生唱,教唱《少年先锋队队歌》,在学生中宣传破除迷信思想,动员女子放小脚、剪辫子、上学读书;还自编自演文艺节目在街天演出。从而激发了学生的爱国热忱,团结教育了广大群众。党支部抓住有利时机扩大了工作面,并建立了武装。同年3月,党支部派张乃猷(化名胡光)到小塘子工作,组织上由周小友任队长,组建了有20余人枪的小塘子农民游击队。1929年春,农民游击队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周小友带领游击队在老寨附近设伏,击毙恶霸甘寅东的团首李增辉,打击了地霸的反动气焰。文山第一个党支部的建立,为文山的解放点燃了革命烈火。

  1928年6月,龙云执行蒋介石的“清党密令”。云南地下党因筹措工作经费的来源断绝,给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省委派严英武做省委的地下交通员,他从芷村到阿迷(开远)的列车途中,因无钱买票乘车,被巡警拘捕。由于叛徒出卖,查出了化名李义的严英武是共产党人,即被逮捕,关押于省模范监狱,敌人对他严加审讯,但他坚贞不屈,严守党的秘密,终不吐实,被判处8年徒刑,。据原云南省清共委员会认定:“查严英武一名,虽狡不招共,但既有证据,未便听其铰展,着从宽处以有期徒刑八年,以昭炯戒。于民国十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发照执行。”

  严英武于1933年11月回到华坪,受到县党部的监视,遂到大兴乡的南阳小学教书。人们在背后说他是“红帽子”,他教书3年后转回华坪县城租房开旅店兼办邮政。在与社会的接触中,使他深感社会的黑暗,革命意志愈坚。1936年,严英武得悉红军过丽江,和陈永贵于夜间书写“热烈欢迎红军”、“红军是老百姓的子弟兵!”、“工农红军万岁!”等标语,贴于县城十字街口。翌日,被国民党政府审讯,后因证据不足,被监禁1月才取保释放。

  严英俊 又名严佑陵,1903年出生于华坪县竹屏镇。1920年严英俊小学毕业后赴昆求学,考入省立第一中学读书,在省立一中,他结交了图书管理员李国柱,李国柱介绍他阅读《向导》、《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社会进化史》等革命书刊,遂萌发革命思想。1924年冬,李国柱在省立第一中学秘密组织云南青年努力会,严英俊参加了青年努力会的成立工作,李国柱任总会书记,严英俊负责青年努力会的宣传工作。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青年努力会成立了“云南学生沪潮后援会”,在昆明联合各学校发动千余人,举行游行示威,开展募捐活动,支援上海五卅爱国运动。1925年8月,全国学联派遣上海南洋大学云南籍学生、共产党员张永和、何鸣九等回昆明进行革命活动。张永和发展了李国柱、严英俊等加入了共青团。在团组织领导下,他参加“云南书报合作社”的筹办工作;反对唐继尧政府拍卖省立师范、法政学校、高审厅地基给法国商人的请愿斗争;参加者了“三一八”声讨段祺瑞军阀游行示威。

  1926年5月,严英俊、张绍楚、赵琴仙受团组织的派遣到广州学习。当时,正值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的前夜,在广州的国民革命军朱培德部队(滇军),为加强部队政治工作,急需政工干部。应朱培德的要求按照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指示,由王德三(黄埔军校教官、共产党员)在广州市大沙头举办云南政治训练班(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训练班),主要任务是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培训政工干部,并为云南省内革命工作培训干部,严英俊等人参加了培训班。11月,严英俊在政训班学习期间,经王德三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2月,中共广东区委派遣王德三、严英俊等10余人回云南工作。3月1日,根据广东区委指示,以云南特支为基础,成立了中共云南省特别委员会(简称特委),王德三任书记,严英俊任特委宣传委员,并负责民运工作兼青年部部长。3月12日,中国国民党云南省临时党部(左派)成立,严英俊当选为执行委员。同月,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举办国民党党员培训班,由王德三、严英俊主持授课,200多人参加。5月11日,龙云政府执行南京政府“清党”密令,封闭了国民党云南临时省党部,逮捕共产党员20余人,其中严英俊亦被捕。云南特委立即组织营救,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龙云被迫先后释放了大部分被捕人员,严英俊 亦被释放,仍继续留昆做国民党(左派)工作。

  1927年12月8日,严英俊参加了特委书记王德三主持召开的会议,学习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严英俊当选为省临委委员。驻粤滇军军长范石生想重返云南,收编开化的地方武装为其回滇做内应,派部下向镇弼(共产党员)赴开化活动,地下党组织得知后,认为是开展文山工作的好机会,省临委派严英俊以向镇弼秘书身份同向一道赴文山,做争取王汝为部队靠拢国民革命“左派”组织的工作,并与单线联系方式和文山洒戛竜党支部书记严英武取得了联系,开展工作。

  1928年1月13日,龙云下令通缉共产党员王德三、严英俊等人。得华坪同乡朱庚良(在龙云部下任师长)帮助,严英俊潜回华坪。省政府派特务追到华坪,为躲避敌人追捕,遂潜入四川盐边县喇撒田入赘雷殿章家。通过亲友关系在喇撒田小学教书,后任校长。这时期他仍立志从事革命活动,在教学中,他给学生讲《阿Q正传》、《狂人日记》、《木兰辞》等诗文,还讲了讽刺汪精卫的一首诗,“粉墨登场举世讥,书生意气总迷离,可怜一念黄梁梦,辜负多年博浪锤。”以启发学生的爱国热情,他同地下党员黄日生一起,组织学生破除迷信,创作和演唱歌剧,在师生中进行革命思想宣传,反对封建礼教,提倡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婚姻自由,在偏僻山区传播五四新文化思想。

  李君忠 化名李鼎三、李介民,华坪县竹屏镇楠木村人。1920年得亲友资助就读于云南省立第一中学,曾随李国柱组织“云南青年努力会”。1923年赴广州,进入广东大学预科班傍听生,并加入新滇社,1925年进入黄埔军校第五期步兵科学习。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派大同盟”和“左派军人联合会”,被选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国民党特别党部宣传委员会主席委员,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李君忠被以“阴谋暴乱”的罪名逮捕,先拘押于中山舰上,后到虎门炮台,关押于广州市警察局。

  1927年12月11日,中国共产党发动广州起义,李君忠及同囚人员按原定计划,枪声一响,便破狱而出,与叶剑英领导的教导团汇合,即被派到起义部队中担任指挥员。广州起义失败后,李君忠于1928年初逃到江西万安,参加了万安武装起义。在与国民党第38军81团作战中被俘,得亲友的帮助而释放,后来到了上海,在上海期间,经王德三、张舫二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受党组织的派遣随省委书记刘少猷一道赴湖北省委工作,到武汉工作1个月后,湖北省委即遭破坏,省委书记刘少猷及其数十人被捕,李君忠幸免于难,只身回到上海。1928年4月,中共中央派遣李君忠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任学生公社干事。11月调第三国际特训班学习,在苏联学习期间,参加过梅基石工厂生产劳动,到过苏联16个加盟共和国进行参观考察。

  1931年1月,李君忠学习结束,于同年2月回到上海,党中央决定派他到红十军方志敏部工作。正当李君忠准备出发之际,中共云南省委遭到破坏,党中央又决定李君忠为中共云南省委秘书兼少共省委书记,中华总工会云南省分会主任,随新任云南省委书记刘林元一起到云南开展工作。李君忠与刘林元接头商定,分批进入云南。李君忠同刘倩予取道香港经越南老街到达云南河口,刚住进客栈不久,被国民党警察逮捕,当晚被押于河口督办公署,翌日押解昆明,禁押于昆明公安局看守所。后经朱庚良电请云南民国元老李根源和朱培德二人帮助,龙云作了“姑宽,免于究”的批示,李君忠被判了3个月徒刑,囚于省模范监狱。刑满释放后回到华坪,在亲朋好友中秘密讲述在苏联留学期间,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感受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理。3个月后,离家经重庆到上海寻找党组织。与上海党组织取得联系后,被派到地下党组织创办的《东亚日报》任编辑。后来上海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与地下党组织失去联系。

  丁志平 又名丁沛生、丁治宽,1910年出生于华坪县竹屏镇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在华坪读小学六年级时,由于受到五四运动新文化、新思想影响,与同学陈永贵带头反对学校教授经书,被校长李光业开除学籍,在进步教师胡惠民、蒋维新的帮助下,两人离开华坪到昆明找职业,在昆明,得到同乡的帮助,丁志平进入昆明官印局当印刷学徒。不久,在党的帮助教育下,懂得了共产党是为穷苦人民求翻身谋解放的政党,并且从云南地下党领导各族人民和反动派不屈不挠的斗争中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他在官印局自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认真负责地完成组织上交给的工作,秘密印刷书报、传单、传递信息。

  1928年1月,国民党云南省政府成立清党委员会,通缉逮捕共产党员。4月,由于被叛徒出卖,丁志平在官印局被捕,扣押于省党部受审,因无真凭实据,以“不思悔过”的罪名被判刑3年,囚于省模范监狱。在监狱中他刻苦学习文化知识,还学会了织布手艺。

  1931年,丁志平刑满出狱后,想方设法寻找党的组织,始终未找到。在狱中同室难友的介绍下,进入鲁道源部第五旅军事队受训半年,又进入龙云的教导队受训,受训期间闻知共产党在江西建立了苏维埃红色政权,便邀约了五六个志同道合的同学,赴江西寻找党的组织,途经贵州安顺时,因随行同学生病,加之路费耗尽,丁志平只得在黔军王家烈部当兵,不久被提升为排长,后来又调军官团受训,毕业后分配到军部任参谋,1934年底,在黔军吴剑平部121师4团3营12连任连长。

  1935年初,丁志平在贵州安顺经贵州地下党省工委负责人秦天真和贵州省地下党军事领导小组组长李光庭介绍,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受指示继续留在黔军中做军运工作。中央红军长征过贵州时,指示省工委面向重庆、遵义,背靠云南和贵州,做武装准备。丁志平在黔军中,做秘密联络拉拢进步士兵工作,6月,省工委指示丁志平策反两个排举行了武装起义,他率两个排在运送粮晌途中,在盘县打死了反对起义的排长,军事哗变成功,部队被编为“中共黔西游击队第七支队”,丁志平任支队长,王云生任指导员。游击队建立后,在贵州的郎岱、安顺、兴仁、普安、盘县、水城及云南的宣威、平彝一带开展武装斗争。游击队沿途打土豪,收缴国民党村公所的枪支,部队很快发展到500多人,部队在转移织金一带途中,遭遇国民党中央军第54师一个团的袭击,队伍被打散,丁志平在战斗中负重伤,在游击队员李伯克和地下党安顺县工委书记谢速航的精心照料下,伤口得以治愈,即被派到大完、毕节等地开展工作。

  1937年,丁志平受党组织的派遣,打入国民党贵兴师,先后任补充营连长、副营长、营长等职。1938年,丁志平奉命送新兵到汉口,临行前,贵州省工委负责人黄大陆介绍他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找伍云甫处长,希望能派他到延安学习。丁志平找到伍处长后,伍认为党在敌军中的工作较为薄弱,既然已经站住了脚,就应继续潜伏下去,以利开展军运工作,只有在不得不离开的情况下,才能离开。1939年,丁志平因看《辩证法入门》和《新华日报》,被干训团营教导员告发,引起上司的怀疑,被调到师部任副员进行考查。这时期他寻机会找到伍处长说明情况,伍命他撤离,并介绍他到 晋东南抗大一分校学习,毕业后分到八路军115师344旅任教育参谋及688团任通讯参谋。 1940年6月,中共中央令黄克诚率八路军20000余人,南下支援新四军,丁志平随部队南下皖北,编入新四军第六支队,在转战南北的艰苦岁月里,丁志平英勇顽强,斗志昂扬。6月28日,他在给688团参谋长冯志湘的离别留言中写到:“革命事业是长期的、艰苦的,我们只有具备着愈困难、愈奋斗;愈穷困、愈努力;愈失败,愈决心的坚强的、钢铁般的意志,才能完成伟大事业”这掷地有声的赠言,表现了丁志平恪守信念和对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定信心。

  陈永贵 又名陈友贵,1926年就读于华坪高级小学时,正值严英武受中共云南特支的派遣回华坪开展工作,严英武秘密组织了儿童团和青年联合会,陈永贵被发展为儿童团员,在儿童团里,经常听严英武讲述反帝、反封建、反压迫的革命斗争,接受了新文化思想教育,激发了追求革命,追求真理的信心和决心。

  1927年,受进步思想影响,陈永贵和丁志平一起反对学校教授经书,被学校开除。为寻求真理,陈永贵和丁志平跋山涉水,步行来到昆明找工作,在明盛祥鞋店当学徒,在昆明当学徒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陈永贵被委任为中共云南省委梅园巷秘密联络点负责人。1930年4月,国民党反动派又开始对云南地下党人进行残酷屠杀。由于叛徒出卖,供出了省委机关的三个秘密联络点,几天内省委机关遭到严重破坏,陈永贵和10多名同志先后被捕,陈永贵于5月3日被捕后,关押在省模范监狱。陈永贵是省委的秘密联络点负责人,他掌握着许多党组织的机密,敌人对他进行严刑拷打,百般凌辱。在敌人酷刑面前,陈永贵大义凛然,义无反顾,严守党的秘密。1933年,陈永贵在华坪同乡会及亲属多方周旋下,脱险出狱,他冒着生命危险带着同狱室的云南省工委书记刘林元的亲笔信找到刘鹤仙同志,请他到上海或南京找杨一波同志,说明云南情况,请中央派人来做恢复云南党组织的工作,此后,因限期3日离开昆明,迫不得已,回到家乡华坪。

  回到华坪后,陈永贵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仍然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在竹坪镇以做皮匠为掩护,在亲朋好友中秘密传播革命火种,积极从事革命工作,并与失去党组织联系的严英武取得联系。1936年4月,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北上,途经云南,原计划取道华坪渡过金沙江。陈永贵、严英武听到消息后,在县城街上张贴欢迎红军的标语。国民党华坪县政府怀疑是陈永贵、严英武所为,立即抓捕2人,经过严刑拷打,陈永贵只字不露,被关押半年之久,后因红军未经过华坪,陈永贵犯罪证据不足,才被请保释放。出狱后,陈永贵没有屈服,更坚定了革命意志,组织民间社会团体“义济会”,在服务于社会的同时,了解社会各阶层状况,做团结下层人民,宣传进步思想的工作。

  李群杰 字杰夫,笔名怒涛、揭腐。1912年出生于丽江县大研镇忠义村的一个书画家庭。1928年在省立第三中学毕业后,考入云南东陆大学预科班学习,1931年,考入北平民国大学读书,在中共党员黄松龄教授的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于1932年秋又考入广州中山大学法学院政治系学习。在学习期间,受学生会派遣回到昆明,联络云南学生组织。1936年7月毕业后,受党组织推荐到“华南救国会”工作,兼任《港报》编辑。

  1937年5月1日,李群杰在香港由杨康华李驹良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丽江第一个纳西族共产党员。同月下旬,奉命回云南做恢复党的组织工作,同年7月,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批准成立昆明支部,李群杰任书记。1938年8月,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成立,李群杰任特委书记,1939年1月,省特委改为中共云南省工委,李群杰仍然任书记。在领导中共云南省工委期间,李群杰发表大量时评文章,出版了带有学术性与革命性相结合的《太平天国的政治思想》学术著作。

  1939年4月以后,按照组织决定,李群杰为深入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离开省委领导岗位,专门从事上层统战和情报工作,打入国民党军政机关,先后任云南省政府单行法规编审委员会秘书,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调查站调查员,滇黔绥靖公署参谋室《军事月刊》编辑,云南警备处《警务月刊》主编、云南省政府秘书处党务股股长、主任科员、科长,昆宣师管区国民党区党部总干事、云南省经济委员会专员暨《云南经济年鉴》编辑、云南省党政军联席汇报会总务组副组长、昆阳县县长,邓川县县长和省教育厅主任秘书等公开身份为掩护,秘密开展革命工作。入污泥而不染,深入虎穴而不惧,历经艰险,为地下党提供了大量极为珍贵的、准确的机要情报和绝密文件,保护了党的组织和同志,为党组织筹措工作经费,对云南党组织的发展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杨尚志 1915年生,丽江县拉市吉余村人。1930年,杨尚志考入省立第三中学(现丽江市一中)读书,在三中读书期间,他阅读了许多进步书籍,鲁迅、郭沫若、蒋光慈、茅盾等人的著作对他影响很大,促使他思考现实社会,寻求治国安邦大道。初中毕业后,前往昆明求学,1933年考入省立第一师范,阅读《铁流》、〈毁灭〉等进步书籍,广泛接触进步人士,逐步认识到只有改变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民众才会有出头之日。为寻求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1935年,考入国民党中央军校昆明分校第十一期,1936年加入费炳领导的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读书会”分别在昆明螺峰街、小菜园等处作为活动地点,读《救国日报》等书刊,学习党的抗日救国方针,了解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在“读书会”举行的抗日救亡歌咏会上,杨尚志满怀激情,带头登台高歌,激发了广大师生的抗日救国的革命热情。在校期间,杨尚志勤学苦练,追求上进,善交朋友,和同学们一起谈理想、谈抱负、谈未来,抨击黑暗社会,探讨革命真理,在同学中威望很高。

  军校毕业后,党组织建议校方留校工作,当时,费炳在十四期当队长,杨尚志被安排在他手下当分队长,在十四期学员中秘密组织“读书会”,做学校学生工作。1939年1月,经费炳介绍,杨尚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学校成立地下党支部,费炳任书记,杨尚志任支部委员。从此,他以教官的身份为掩护,利用各种机会,在学生中传播革命思想。一次,学校组织野外演习活动,借演习后讲评的机会,受费炳的指示,将队伍带到原昆明市委书记赵琴仙烈士墓前,正巧分队长张履谦从那里经过,见学生坐在墓旁,他显得十分紧张地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坟墓,你们为什么把队伍带到这里?”“哦,你怎么知道?”杨尚志装出一副毫不知晓的样子问道,张履谦便讲述了1928年3月20日在文林街亲眼看到 赵琴仙被龙云枪杀时视死如归的壮烈场面。听完张履谦的讲述,杨尚志说:“赵琴仙虽然是共产党员,但他这种民族气节很值得我们学习”。杨尚志不失时机地宣传必须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道理,学生听后都受感动,从中得到很好的启发。这时期,日本飞机对昆明狂轰滥炸,学校转移到一个庙里上课,杨尚志利用课余时间,在学生中宣传共产党的主张,传播革命思想。 1940年,杨尚志被提升为副队长,被学校分配到成都国民党中央军校受训。5月,蒋介石,陈诚到学校做反共反人民的宣传讲话,杨尚志将他们的讲话内容摘录后化名邮寄到重庆新华日报社。6月,信被特务查获,国民党反动派以“异党嫌疑,泄露机密”为罪名将其逮捕,在长达四年的牢狱生涯中,遭受了无数次残酷审讯,严刑拷打,但他仍坚定不移,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始终未暴露其党员身份。1944年5月,国民党反动派只得以‘“毕业”为名,将杨尚志集体释放。

  白菊英 女,纳西族,1914年8月生,丽江束河人。1933年,随父亲到昆明拜师学习缝纫手艺。在学习缝纫,当学徒期间,体会到没有文化的痛苦,借一切机会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由于聪明好学,勤奋刻苦,很快就能读懂通俗读物。1936年,进入云南纺纱厂当工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地下党组织派人到纺纱厂做女工工作,并在书林小学开办“纺织工人业余学校”,给女工讲时事政治和教语文及唱歌,以全民抗战为中心,宣传党的抗日救亡方针政策,白菊英参加了业余学校的学习。业余学校的教材为《政治常识》,第一课是“血、血、血,中国人民流的血;火、火、火,日本鬼子放的火,”教师在联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现实讲解,便激起了广大工人群众抗日救国的热情。当教唱《流亡三部曲》,唱到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可爱的家乡时,台上台下泣不成声,抗日怒火高万丈,授课教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慷慨激昂地讲述抗日战争的发展变化,并联系五卅、九一八等事件,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攘外必先安内”的卖国投降政治的实质,使工人群众进一步看清了只有共产党才是抗日的事实。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女工们不仅提高了文化教育水平,还提高了阶级觉悟,她们的爱国热情高涨,涌现出一大批具有无产阶级政治觉悟的工人运动骨干。1938年11月,党组织在云南纺纱厂发展了第一批党员,白菊英被发展加入中国共产党,她是丽江第一位女共产党员。1939年上半年,党组织又相继在纱厂女工中发展了两批党员,并在纱厂建立了党组织,白菊英被选为第二小组组长。

  入党后,白菊英进步很快,积极投身工人运动,与资本家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当时,云南纺纱厂的工人生活十分艰苦,她们整天都要在阴暗潮湿、弥漫着灰尘和飞絮的车间里干12小时、繁重的劳动。女工们身上都落满了白白的飞絮,而资本家却只顾赚钱不管工人的死活,不发口罩。下班时,每人只给一瓢水,每月让工人交七八元的伙食费,吃的却连猪狗都不如的伙食。工人生了病,厂家不仅不给医药费,连工资也扣发。许多工人贫困交加,挣扎在死亡线上。在党的领导下,白菊英、谢芝等党员在工人中进行革命宣传,号召工人起来斗争。

  1938年五一前后,纱厂党支部领导工人先后进行了两次罢工斗争,要求厂方改善伙食,增加工资,改善童工待遇,改善工作条件,实行8小时工作制。在这两次斗争中,白菊英有组织才能,善于运用“有理、有节、有利”的斗争策略,被工人选为代表与资本家进行面对面的谈判斗争。迫使厂方答应了工人的合理要求,取得了罢工斗争的胜利。

  1941年竜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为了保存实力,中共云南省委贯彻南方局“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反对急躁和暴露”的工作方针,决定将大批党员疏散到各地开展工作。经党组织同意,白菊英离开纺纱厂,疏散到蒙化,以做缝纫为掩护,隐蔽下来,由于当时形势严峻,上级党组织领导人在离开昆明前来不及交接纺纱厂党员的组织关系,因此,纺纱厂原来的全部党员都与组织失去了联系。

  来源:《中共丽江地方史 第一卷》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