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一节 红二、六军团过丽江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第三章 红军长征过丽江

  1936年4月,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经过丽江,在丽江县境内活动4天,行程160多公里,途经丽江县的大研镇、七河、金山、黄山、拉市(剌是)、九河、石鼓、金庄、巨甸等9个乡镇、110个大小村庄。所到之处,打土豪,分浮财,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抗日救亡的道理,与丽江人民建立了深厚的鱼水之情,在丽江各族人民心中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在丽江各族人民的支持和帮助下,全军指战员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在短短的行程中,全体红军战士表现出的坚强不屈、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拼搏精神,促进了丽江各族人民的觉醒,对丽江以后的革命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 红二、六军团过丽江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取得了大规模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11月19日,战斗在湘鄂川黔的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17000人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的领导下,从湖南桑植县的刘家坪和水獭铺地区出发,渡过澧水、沅江、清水江,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深入湘中、向湘黔边区转移,开始长征 。半年的时间,三进三出贵州、云南,回旋于乌蒙山区,转战1500余里,在恶劣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突破国民党层层封锁线,渡过乌江天险,进入滇东一线。

  1936年2月4日,红二、六军团渡过乌江上游的鸭池河,相继占领贵州的黔西、大定(大方)、毕节3座县城,展开建立以大定为中心的黔大毕根据地活动。蒋介石调集数倍于红军的兵力,对红二、六军团进行跟踪追剿。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害怕红军再入滇,遂将滇军主力孙渡纵队全部调到昭通、威宁一线防堵,企图与跟踪追剿的国民党中央军对红军形成夹击,逼红军再北走四川;四川军阀刘湘也害怕红二、六军团入川与红四方面军汇合,也将川军调至川南和沿长江地带防堵。蒋介石亲信顾祝同在贵阳督战,行动甚为积极,当红二、六军团撤离黔大毕地区时,国民党中央军李觉纵队、郭汝栋纵队同时从织金、大定开往水城,同驻昭通、威宁的孙渡纵队汇合,阻止红军南进,而国民党中央军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3个纵队则步步紧逼,对红军形成包围态势。

  此时,红二、六军团与中央失去了一切联系。紧急关头,红二、六军团主要领导人在野马川召开会议,决定在敌人重兵围堵的情况下,采取迂回打圈的战术,利用乌蒙山与国民党周旋,调敌向西以摆脱敌人追剿,继续南进。3月底,红二、六军团在宣威冲破滇军3个旅的防线,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3月23日,红军总部朱总司令电示:建议二、六军团在渡江技术有把握的条件下,于阴历3月水涨前设法渡过金沙江,到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合,以大举北进。并具体指出5个渡江点让自行选择。(1)在蒙昭一带渡河,该处渡船多,渡口多,但须先抢到手。经会理、盐源到雅江与我们会合,大举北进。(2)第二渡河区在绞[皎]平渡、鲁车渡渡河亦可,但船少。(3)元谋龙街亦可渡。(4)如上述3处不能渡河时,直经禄劝、武定、元谋,进姚安、大姚、盐丰一带设法渡河,到华平[坪]、永北[胜]一带便为稳妥。(5)若西上即到邓川、鹤庆、丽江,过维西、中甸、阿子经德荣、定乡,可到巴安与我们会合 。3月30日,红二、六军团领导人在贵州盘县召开会议,经过分析讨论认为:总部指示北渡金沙江,会合四方面军一同大举北进,是出于全国革命战争的战略要求,决定放弃在盘江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北渡金沙江与四方面军会师共同北上。会后,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即致电朱德、张国焘:“我们决经华坪之路线北进,四月一日前后开(始)向滇西方向移动,望在适当时派队接应。” 为了胜利渡过金沙江,3月31日,红二、六军团领导审时度势,选择了总部指示的第3个渡江点,即经普渡河 、元谋一线,由龙街渡口渡江,然后经华坪、永胜北进。1936年4月1日,二、六军团遵照红军总部“最好北渡金沙江,会合四方面军北上抗日”的电令,以红二军团为右翼、红六军团为左翼,从贵州盘县地区出发,向云南疾进,开始了以抢渡金沙江为目标的战略转移。

  红二、六军团挺进滇西北,使蒋介石把红军消灭在滇黔边境和滇中的计划破产,但他仍不甘心失败,企图将红军消灭在金沙江以南的狭小地带。当红二、六军团将要进入云南时,贺龙在贵州毕节请思想进步的西南社会名流周素园先生给龙云和孙渡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红军北上是为了反蒋抗日,让他们不要与红军对抗,要共同抗日。但龙云无视红军的忠告,认为红军经过宣威虎头山战斗后,战斗力大减,利用普渡河之险围歼红军是天赐良机,在急令孙渡部队全力尾追红军的同时,又令第九旅及在昆明的直属部队全部出动,到普渡河铁索桥布防,企图围歼红二、六军团,向蒋介石邀功。蒋介石为了拉拢龙云,委任龙云为滇黔绥靖主任,明令入滇部队归龙云调遣,同时调令中央军樊松甫纵队、川军郭汝栋纵队和湘军李觉纵队向滇中集结,调集空军的12架飞机连日轮番侦察轰炸,配合地面部队,迟滞红军的渡江行动,妄图围歼红军于普渡河狭谷地区;急调郭汝栋纵队、罗启江独立旅2000余人进驻华坪,阻止红军渡江北上。罗启江到华坪后,把县保安队编为6个大队、37个中队、74个分队,抽调3764名壮丁集训,强派劳力修筑碉堡、碉楼39座,加上地主豪绅自建碉楼100多座,并在各交通要道设卡,在江边各渡口派重兵把守,烧毁船只35只。因修筑工事,集训壮丁,造成大片土地荒芜。由于封锁了与外地的经济交流,只得自制油印货币——麻票在华坪流通。次年上半年,罗旅奉命换防,麻票作废,给华坪人民带来严重灾害。

  根据敌人第一线4个纵队步步紧逼的形势,贺龙、任弼时召集紧急会议,当机立断,决定放弃原定经元谋、龙街渡江,经华坪、永胜北进的计划,改取最后一个渡江点,即从金沙江上游丽江石鼓渡江,同时电告红军总部请派部队接应,并撤回已渡过普渡河的前卫红4师,调头向南。

  为策应红二、六军团渡江北上,红四方面军派红32军和红4军一部由西康道孚南下,攻占雅江城,阻止国民党李抱冰部南进,迫使孙渡纵队龟缩于金沙江南岸,郭汝栋纵队彷徨于永胜、华坪,薛岳部、湘军及川军李家钰部等停滞于川康边境,有力地配合了红二、六军团北上的战略部署。

  红二、六军团从普渡河撤回后,即由柯渡、可郎地区向滇西方向转移。为了顺利挺进滇西北,红二、六军团佯攻昆明,致使龙云慌了手脚,急调驻守普渡河的滇军回救昆明。红二、六军团便趁机从普渡河上游涉水过河,4月11日,红军攻占富民,然后甩掉蒋介石的追堵,向滇西北迅速挺进。红二、六军团甩掉追敌,以日行百里的速度,14天行程1500多里,沿途连克14座县城,直奔金沙江上游的丽江。这一行动,完全出乎蒋介石意料。蒋介石仍然认为红军欲从丽江与永胜交接的梓里桥过江,4月21日,蒋介石在成都签发《兹规定在金沙江以南地区歼灭肖贺股匪之部署》的急电给龙云,同时任命龙云为滇黔“剿匪”军总司令。4月22日,蒋介石从成都乘飞机到昆明督战,在龙云的陪同下,飞临金沙江上空的宾川、鹤庆、丽江一线视察。从23日开始,蒋介石一直派出空军在宾川、永胜、鹤庆、丽江交界的金沙江两岸侦察轰炸,令沿江各县毁坏一切渡河船只和渡江器材,封锁江面,拆毁丽江东面的铁索桥,并在永胜沿江修建100多个碉堡,强征壮丁2000名,增调地主武装四五千人,编成第16江防大队,成立永华独立营,集结200多人控制了梓里铁索桥。

  4月23日,红二、六军团进入鹤庆地区集结,做了1天的短暂休整后,即兵分两路:一路由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率领的红二军团为右路,从鹤庆县城经过丽江县城取道石鼓;一路由副总指挥肖克、政委王震率领红六军团为左路,从鹤庆取捷径经丽江九河,直达石鼓。

  4月24日上午,右路先遣红4师从鹤庆县城出发,经辛屯首先进入丽江。国民党县长王凤端及其官员、地方反动武装得知红军进抵丽江县城,弃城逃跑。红4师抵丽江后,首先抢占了国民党县政府,砸开监狱大门,释放了长期被关押的贫苦老百姓。红军对被关押的人说:“难友们,你们解放了,快到院坝里集合”。长期被关押的老百姓,个个惊异地走出牢房,站在院坝里听红军讲话。因打官司出不起钱得罪了官府的桑乐天,回忆当时红军的简短讲话,大意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是为北上抗日而来的,我们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蒋介石,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为人民除害。你们所有被禁的人中有些是家境贫寒出不起差役而被关的,有些是受冤枉的,还有些是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做过一些不好的事而被关起来的,希望你们今后做一个本份的劳动者,今天把你们放出来,可以安心地回去和家人团聚了!听了红军的讲话,大家激动得纷纷跪在地上,红军赶快扶起他们,问寒问暖,谈叙家常。被释放的人中有7人还带着镣铐,红军战士赶紧到街上请来铁匠和述喜、阿九且等人,砸开镣铐,拿出没收来的衣服和银钱发给他们,当天被释放出四十七八人。桑乐天被释放后,自告奋勇当了红军的向导。

  25日凌晨时分,红4师在县城停留一夜之后,沿玉龙雪山西北麓翻过铁架山,经雄古、沙坝,中午到达石鼓。当日,红二军团主力部队一路从鹤庆、丽江交界的新哨村经丽江七河坝至玉龙关,过漾西沿蛇山直达丽江县城。一路从西关到漾西林光村背后沿小路经五台山直达县城。红二军团进入丽江后,在丽江县城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进行政治总动员,要求部队全力以赴实现渡江北上计划,积极做好各师部渡江前的思想动员和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并向全军发出3项紧急动员令:北渡金沙江与中央红军会合;开展行军不掉队、不落伍比赛;严守渡江纪律,按秩序渡江,要求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做好民族地区的统一战线工作 。要求各部向丽江各族群众、各界人士宣传抗日反蒋主张,争取群众支援,实现渡江行动。部队经过层层政治动员,士气高涨,抓紧时间进行渡江的各项准备。与此同时,总指挥部考虑到,万一渡江不成,准备在滇西北地区开展游击活动 。

  为保证顺利渡江,总指挥部根据党中央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精神,大力开展对开明士绅和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总指挥贺龙在丽江城了解到金沙江边鲁桥乡副乡长王缵贤先生比较开明,便写信给他,请他动员船工船只,帮助红军渡江。信的内容大意是:“缵贤先生大鉴:此次大军道经贵地,因事先未遣派员拜谒左右,以致有惊台端。兹为冰释,望希请勿疑惧。闻得贵地渡河船筏,一律隐藏东岸,此诚不幸之至。字到请阁下将渡河船筏一并派人驶来,以便大军北渡,事竣当给重重劳金。决不至误!”

  4月25日中午,前卫红4师到达石鼓,拉开了抢渡金沙江的序幕。石鼓上地处丽江西部的一个偏僻小镇,玉龙雪山、哈巴雪山巍然屹立两岸,山势险要,交通极为不便,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巨大天然屏障,石鼓以上至巨甸段是连绵的山脉,且只有石鼓一个路口,非常利于阻敌。

  挺进石鼓的先遣红4师带着贺龙总指挥的署名信,在江边沙坝遇到纳西族青年陆昭,并请陆昭帮助把信送交王缵贤先生。王缵贤先生看到贺龙的署名信后,被红军以礼待人的真诚行动所感动,立即叫船工杜有发、徐栋才和陈双友,到江东岸渡口把隐藏的一只船找来,等待红军过江。

  此时,国民党的空军已发现红军主力进抵丽江,但蒋介石仍断定红军要从永胜的梓里铁索桥过江,令永胜地方当局将桥板迅速拆除移至东岸。当天,国民党飞机两度飞临勒马桥、玉龙关(现关坡)、东元桥、箐门口、山神庙、对脑壳、梓里江桥上空侦察轰炸,防阻红军渡江。

  由于国民党部队重点驻防永胜梓里铁索桥,因此红四师到达石鼓时,没有国民党部队防守。而红4师到达石鼓消息,令当地区乡政府官员全部落荒而逃,刚修筑起来的碉堡也空无一卒,沿江船只被勒令隐藏,仅在海洛塘找到一只来不及转移的小船,在纳西族青年牟震的帮助下,找到了李顺才、李有章、寸得新、寸得明、和万育等5名船工,组织了22个铁、木匠修补船只,为抢占金沙江上游渡口做准备。当天下午,前卫红4师利用这只船就地渡过12团的前锋部队,占领了滩头阵地,部署警戒,控制了对岸码头,并及时勘察新的渡口,以保证后续部队顺利渡江创造条件。

  由于海洛塘是长江第一湾的回水区,水下暗流、旋涡很多,江面又宽,水流湍急,木船往返一次需要时间较长,不利于渡船,江对岸又有一大片开阔的沙滩,不利于隐蔽,因此,红4师便将这只船拉到离石鼓不远的木瓜寨渡口继续抢渡。考虑到仅靠这只小船在有限的时间里渡过千军万马非常困难,耽误了时间就会贻误战机,为了尽快顺利渡江,在红4师卢冬生师长的指挥下,部队继续向上游寻找新的船筏和渡口。在木取独渡口,王缵贤先生已准备好1只船和5名船工;寻船部队又连夜北进40里,在格子渡口找到1只船及木福、王瑞林、周崇礼、阿乐清、田宝亭等5名船工;27日凌晨,又在士可渡口和上游10华里的羊犁石渡口各找到1只船和李茨里、阿拾炳、周长寿、任有志、和炳仁、彭老三、彭琪等7名船工。红二、六军团于当天中午到达巨甸后,在余化达渡口又找到1只船和谢怀敏、熊占奎、刘寿松等3名船工,在苏浦湾马场找到1只船和船工周全、周祥、刘神保等3人。这样,红军从石鼓至巨甸长达125华里的江岸上,找到了7只船和28名船工,为抢渡金沙江提供了物质保障和技术保障,并在14个小时内全面控制了木瓜寨、木取独、格子、士可、余化达5个渡口,为红军抢渡金沙江天险打开了局面。

  抢渡金沙江天险,是红二、六军团进行战略转移的关键环节。26日,红二军团主力从丽江县城出发,红六军团主力从鹤庆的西箐到石灰窑;经丽江堂郎坝、九河、白汉场先后抵达石鼓镇。在军团总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立即在5个渡口全面抢渡金沙江。从26日下午开始,大部队从石鼓的木瓜寨和木取独起渡,船工们轮流休息,船只则昼夜不停摆渡。27日凌晨,贺龙总指挥、任弼时政委率红二军团直属队,在格子、士可渡江,红5师、红6师继红4师和军团部之后,分别在木瓜寨、木取独、格子、士可渡江。肖克军团长、王震政委率红六军团部、教导团和红17师,继红二军团之后渡江。红六军团16师为全军垫后,监视追敌,掩护渡江,辗转向巨甸推进,于27日傍晚抵达巨甸,28日拂晓开始从余化达渡口渡江 ,仅用2只木船和1只木筏,一个上午即完成了全师的渡江任务。担负最后警戒任务的47团张銍秀营于28日傍晚渡过金沙江,进抵格鲁湾。至此,红二、六军团自4月25日下午开始抢渡,至28日下午在巨甸渡口胜利结束,历时4天3夜,仅以7只木船,十几只木筏,28个船工,就把18000多人马,安全送达金沙江东岸。

  渡江成功后,红六军团军团长肖克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挥毫疾书《过金沙江》诗一首:“盘江三月燧烽飏,铁马西驰调敌忙。炮火横飞普渡水,红旗直指金沙江。后闻金鼓诚为虑,前得轻舟喜欲狂。遥望玉龙舒鳞甲,会师康藏向北方。”

  蒋介石发现红军从丽江石鼓渡江北上,急令地面部队加紧追击,派飞机到石鼓一带轰炸,但取道渡江的渡口两岸山高险峻,敌机不敢低飞俯冲,因此对渡江并无大碍。当孙渡部队追到石鼓渡口时,红二、六军团早已了无踪影。4月27日,蒋介石致电龙云:务请努力督剿,完成大业为盼 。

  4月28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联名致电红军总部朱德、张国焘:“我两军团本日已安全渡过金沙江北岸。渡江时仅翻了一只船,损失人枪□余另□,毙马几十匹,明二十九日,开始向中甸继进,罗部已到地?请告”。 同时电告罗炳辉军可不开巨甸,可在中甸、雅江间的地区候我们会合 。朱德、张国焘立即致电祝贺红二、六军团胜利渡过金沙江:“金江既渡,会合有期,捷报传来,全军欢跃。谨向横扫湘滇黔,万里转战的二、六军团致以热烈的革命的敬礼”。

  第二天,滇军刘正富旅追到石鼓,红军已杳无踪影,江边没有渡船,只有红军在江边留下的标语:“来时接到宣威地,费心,费心!走时送到石鼓镇,请回,请回!”滇军只好望江兴叹。当天,孙渡所率的安恩溥、鲁道源、龚顺璧3个旅赶到丽江城,得知红军已经渡江的消息后,停止了追击。

  胜利抢渡金沙江,使红二、六军团摆脱了长征以来一直穷追不舍的国民党军队,取得了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4月30日,红军到达中甸。休整4天后,从容地提出“会合中央红军,创建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口号,做好翻越大雪山的各项准备。5月5日起,红二、六军团兵分两路,先后由中甸出发北进,红六军团为右纵队,经乡城、稻城、理化、瞻化;红二军团为左纵队,经德荣、成塘、白玉,向甘孜进发。全军指战员以坚强的毅力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作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经过20多天的艰辛行程,终于翻过了人迹罕至的大雪山。但1000多位红军指战员为革命竭尽了全力,长眠于白雪皑皑的高山峡谷之中。7月1日,红二、六军团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翌日,朱德总司令正式宣布红二、六军团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的命令。红二方面军遂与四方面军并肩挥师北上,走过茫茫草地,于10月20日与中央红军会合于甘肃会宁,完成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经过长征,培养和保存了一批经过千锤百炼的革命骨干,胜利实现了北上抗日的战略转移。

  来源:《中共丽江地方史 第一卷》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