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红色文化(讲稿)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院 和东升

  同志们好!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很高兴与同志们一起来重温分享红色文化这苦难辉煌的历史与成就。

  一、红色文化背景 

  100多年前,革命导师恩格斯曾指出:“一个知道自己的目的,也知道怎样达到这个目的的政党,一个真正想达到这个目的,并且具有达到这个目的所必不可缺的顽强精神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将是不可战胜的”。

  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的政党,这就是历史与现实的结论。95年来,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完成和推进了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第二件大事是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第三件大事是进行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开创、坚持、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三件大事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使具有5000多年文明史的中国面貌一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同一个时代,《纽约时报》记者为中国而悲痛:“作为国家的中国已然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生活在苦难之中。”今天,同样是《纽约时报》的文章,却这样向中国奇迹致意:“西方最好还是研究一下中国戏剧般崛起背后的理念。”95年来,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艰难险阻是世界上其他任何政党所不能比拟的。95年前,13个选择了信仰的革命者,那些平均年龄28岁的青年很难想到,1921年7月上海法租界石库门里的秘密集会,那颗从遥远西方“盗来”的火种,会燃遍中华大地,最终改变了20世纪中国的走向,改写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步莫过于长征。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从中央苏区瑞金出发开始长征,随后,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也分别离开原根据地进行长征。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队伍从八万人仅剩八千人。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分别在甘肃会宁会师,宣告了长征胜利结束。这次惊心动魄的远征,在两年时间里,各路红军纵横14个省,跨越万水千山,沿途自然环境之恶劣,敌我力量之悬殊,在人类战争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晚年张学良回忆当年和红军作战,曾经这样追问:谁能在缺衣少食、围追堵截中把这样的队伍带出来,而且依旧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和强悍的战斗力?长征,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是世界军事史的奇迹,是震惊中外的伟大壮举。长征奠定了中国革命胜利的基础。文化革命旗帜鲁迅,知道红军到达陕北后特意致电: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中国与人类的将来。(鲁迅先生1936年10月19日逝世)

  80年历史的尘埃早已被流水般的岁月抹净,但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伟烈丰功,红军长征那对革命理想坚定不移,对革命事业无比忠诚的长征精神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放射出更加耀眼的光华。同志们,没有那种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信仰和那种牺牲精神,长征是不可能胜利的。大家都知道,长征时,贺子珍为救战友负伤了,但接下来的的故事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贺子珍的弟弟贺敏仁也随长征,他为了让姐姐恢复得好一点,于是到寺庙拿了几个铜板买酥油给姐姐,他违反了红军纪律,在当时条件下,没有办法,就地执行枪决。他没有死在国民党的枪口下,却倒在了红军的枪口下。红色革命苏区赣南,当时的红都,史料记载,苏区时期,这里参军参战的赣南儿女就有九十三万人,为革命牺牲的有名有姓的烈士一十万八千二百二十二人,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平均每公里就有三位赣南子弟倒下。红军主力长征后,国民党军队进行疯狂屠杀,仅瑞金被杀害的人口就达一万八千人。同志们,我们共产党人95年的奋斗历程确实是苦难与辉煌啊!

  我们党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大的动荡与危机。一次是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一次是1934年红军长征。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清党”、“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共产党人横尸片野、血流成河。李大钊、罗亦农、彭湃、赵世炎、陈延年、向警予、张太雷等多名领导相继遇害。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后,共产党再次面临这样的局面。方志敏、瞿秋白、何叔衡、刘伯坚、贺昌等牺牲。仅1927年4月到1928年上半年,死难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工农群众和其他革命志士,就达337000人,共产党人从5万人不到1万人。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时,共产党4万人,全国解放前夕发展到300万人,但仅有名字可查的共产党员烈士就有370万人,就是说绝大多数共产党员没能等到五星红旗升起的那一天。毛泽东同志的诗里就动情说过“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如此腾腾杀气,为何共产党人终剿不灭?是什么力量使中国的红色政权能够存在,中国共产党人能够一次又一次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又继续战斗(毛泽东同志1945年4月23日《论联合政府》)。从世界政党史上很难找到,有哪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那样,领导像割韭菜一样,一批一批被对方屠杀。这就是中国革命和其他革命都无法类比的空前残酷性。周恩来曾经万分痛心地说过:“敌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了我们革命的领袖,我们却不能在几分钟内锻炼出我们的领袖”。在中国,共产党人只要被捕1次,便很难生还。蒋介石的政治词汇中充满了“枪决”、“立决”等,根本没有“流放”这个字眼。而沙皇俄国列宁被捕流放过2次,托洛茨基2次,布哈林3次,加米涅夫终身流放,斯大林达7次多。如果沙皇也成为蒋介石,布尔什维克党中央能存几人,谁又将去领导改变了整个20世纪的十月革命。中国革命所呈现的这种大浪淘沙,可能超越任何国家,这就是新中国奠定的时候带出的是一支非常精锐的队伍的原因,是历史的严酷筛选的结果。中国共产党95年的苦难辉煌的奋斗历程给我们提供一种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是挫折面前的顽强不屈,是追求真理的视死如归,是集体主义的责任担当。这种精神力量正是今天时代需要的和稀缺的。而这种精神从地名来说,形成了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大庆精神;从历史事件来说形成了长征精神、抗战精神、抗美援朝精神、抗洪精神;从人物来说形成了白求恩精神、雷锋精神、铁人精神、焦裕禄精神、杨善洲精神等红色革命精神。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已经或正在命名的就有30来种,它犹如鲜活生动的历史链条,把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串接起来,展示出来。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精神谱系”,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生动展示,是当代中国精神中的红色基因和红色文化的源头。

  红色是革命的代名词,共产党指挥的军队叫红军,中共中央刊物叫《红旗报》,中国工农红军军报叫《红星》。苏区也叫红区,红色苏区就是红色根据地,红色根据地就是红色政权存在的地方,红色政权存在的地方就是共产党说了算的地方。中国人的红色情结与生俱来,它流动在民族的血脉里,遗传在民族的基因中。这种红色基因我认为就是红色文化。红色文化就是我们党95年奋斗历程中形成的革命遗物、遗址、纪念馆、纪念碑等革命历史遗存与纪念场所,还有红色故事,红色经典以及红色革命精神等。前半部分是物质的,后半部分是非物质的。红色文化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宝贵精神财富。红色文化蛰伏于近代,形成于“五四”以后,成熟和发展于新民主主义革命(1919-1949)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新民主主义文化是红色文化的主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先进文化是红色文化的传承、丰富和发展。传承红色文化,解读革命历史,有利于帮助人们了解共产党执政地位的来之不易,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红色文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起到了引领精神、统一思想、凝聚力量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动情地说:“每到井冈山、延安、西柏坡等革命圣地,都是一次精神上、思想上的洗礼,每来一次,都能受到一次党的性质和宗旨的生动教育,就更加坚定了我们的公仆意识和为民情怀”。

  二、丽江红色文化 

  (一)丽江红色文化背景

  丽江不仅风景如画,还以独特的人文魅力驰名中外,丽江更是一片洒满了烈士鲜血的红土地,历史在20世纪激情地选择了这块红土高原:1936年4月24日至2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六军团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的率领下,当机立断改变从元谋渡江计划,决定从丽江石鼓渡金沙江,在丽江当地群众的大力帮助下,在石鼓至巨甸间的6个渡口,胜利渡过金沙江,争取了战略转移的主动权,是红二方面军长征过程中的转折点和里程碑。红军长征过丽江,前后不过5天,但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那不朽的史诗成为丽江红土地的永恒光荣,成为丽江红色文化的灵魂。当时,丽江县府接到了云南省主席龙云的电令,要各县组织地方拦堵红军,丽江古城狮子山上修筑碉堡,挖了工事掩体,一些市民外出逃避,疏散到大东等地。丽江县县长王凤瑞还有丽江古城社会贤达、开明绅士,像进士和庚吉,举人王成章,民团团总老滇军团长习自诚(民团及其武装回避,不与义军冲突)组织各方民众,到玉龙锁脉,东元桥迎接红军,还筹集了18000红军的过藏区的所有给养物资,古城的很多商铺拿出红糖、腊肉支持红军,随着红军北上的也有不少纳西族青年。这在当时条件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当年红军所经之处,经过丽江所发生的故事都已成为宝贵的红色资源,为丽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民主革命时期,丽江之所以成为滇西北高原革命斗争的根据地之一,是与中国工农红军过丽江留下的革命火种分不开,红军带来的共产主义信仰在这片红高原土地上萌芽,一批批丽江儿女满怀激情地投身到红军为之奋斗的宏伟事业中。红军长征在丽江播下的星星之火很快形成了燎原之势:石鼓和沿江各族人民,在金沙江两岸掀起了反抗剥削压拍的声势浩大的黄军起义,持续了近一年之久;上世纪40年代中期丁志平、吕力生、杨尚志、和万宝等共产党员分别在华坪、永胜、丽江组织开展了各种形式的革命活动;1947年5月起,丽江各县陆续建立了党的组织和革命武装;1948年3月16日,丁志平在华坪领导起义,打响了解放战争时期滇西北高原上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的第一枪;1949年5月,丽江县党组织领导了以“保卫家乡,打倒罗瑛”为口号的“五一”大游行;7月1日,丽江和平解放,对全面推进滇西北地区的解放和解放军进军康藏地区起了重要作用。

  (二)丽江红色文化资源

  1、遗址:

  全市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1919年—1949年)的革命遗址有89个,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2个,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10个,未定保护级别的有77个。利用级别分别是属国家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1个,属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1个,属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1个,属县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6个,未定利用级别的有80个。

  玉龙县红色文化资源在丽江市十分丰富,目前拥有革命遗址17个。1977年原丽江县党委和政府在石鼓红军渡口临江坡上兴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渡江纪念碑”;1985年又分别在六个渡口建立了红军渡口纪念碑及其标志;1999年又增建了《金沙水暖》红军渡江青铜雕像;2006年,中央宣传部出资资助丽江建设以石鼓红军长征过丽江为主题的纪念馆等设施,2008年12月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落成。2009年5月,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被列入中宣部公布的第四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被省政府命名为“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太安乡红麦村红军墓2009年11月成为玉龙县首批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中共地下组织活动地旧址拉市乡海南完小和奎林寺于2009年11月被认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玉龙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1年11月,由华润集团、华润雪花啤酒有限公司出资资助在玉龙县九河乡香格里村“红军万岁纪念碑”落成。

  古城区革命遗址有5个,红二、六年团过丽江指挥部旧址于1988年11月,被列为丽江县第三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设有红二方面军过丽江陈列馆(古城区公房,但现在出租给老板经营酒店);开南研习所是中共党组织在丽江开展革命活动的重要场所,1988年11月为丽江县第三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8月,被列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还有李群杰故居,方国瑜故居,和万宝故居,丽江解放纪念碑。目前,四方街现文巷29号院桑家大院准备开辟为丽江红色文化博物馆(丽江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桑增光讲述其四爷桑乐天被红军解救出狱并为红军带路负伤的感人故事)。

  永胜县革命遗址有49个,永胜县革命烈士陵园是永胜县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场所,其余遗址未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利用。

  华坪县革命遗址有11个,其中华坪人民革命起义纪念碑,华坪县中心烈士陵园成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场所。

  宁蒗县革命遗址有6个,其中宁蒗县临时政务委员会旧址(扎美戈喇嘛寺)于1993年11月列为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宁蒗彝族自治县烈士陵园2010年被列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人物:

  丽江早期的革命先驱,在1920年前后,在昆明、上海等地读书求学,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接受新文化思想,学习马克思主义,追求民主进步,探索革命真理,他们中的许多人加入共青团和共产党组织,参加了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创建和早期革命斗争,在艰苦的革命斗争中锻炼成长,成为早期党团组织的骨干力量。

  陶光潮,又名陶育品,华坪县竹屏镇人,1924年就读于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时受马列主义影响,思想进步,经同学赵宗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丽江加入党组织最早的人。

  李群杰,纳西族,1912年出生于丽江大研镇,1931年考入北平民国大学读书,1937年5月1日,在香港由杨康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丽江第一个纳西族共产党员,1938年8月,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成立,李群杰任特委书记。

  白菊英,女,纳西族,1914年8月生,丽江束河人,1936年进入云南纺纱厂当工人,1938年在纺纱厂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丽江第一个女共产党员。

  彭纪,又名杨新纪,1921年出生在永胜县程海镇,1948年2月底,由到永胜了解情况的中共云南省工委特派员黄平同志直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第一个本地籍在本地加入中共党组织的人。

  丁志平,1910年出生于华坪竹屏镇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丁志平在昆明官印局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4月由于叛徒出卖被捕,1935年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受贵州省工委的指示在黔军中做军运工作,中央红军过贵州时,他举行军事哗变成功,部队编为“中共黔西游击队”,丁志平任队长。

  杨尚志,1915年生,丽江县拉市吉余村人,1935年考入国民党中央军校昆明分校第11期,1939年1月,经费炳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8月成立中共丽江支部,任书记,9月建立中共丽江县委,任县委书记,边纵七支队建立后,任副司令员,领导了滇西北的革命解放斗争,为滇西北的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丽江这块红土地上,曾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杰出的革命人才,同时也造就了一批批可歌可泣的英雄儿女,他们是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女,是丽江各族人民的骄傲。

  3、红色作品:

  毛泽东同志在1935年10月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赋诗《七律·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从此“金沙水拍云崖暖”成为了长征过云南的伟大之处,成为了丽江红色文化的灵魂,纳西族著名画家周霖受请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绘制巨幅国画《金沙水拍云崖暖》曾经悬挂在人民大会堂云南厅内。

  “生怕儿孙忘昔日,金沙江上话长征,”著名纳西族画家周霖先生曾挥毫作画并题诗句,期望丽江人民世世代代永远铭记红军的光辉业绩。

  纳西学者周汝诚散文《红军过石鼓》获1981年云南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奖;石鼓文物管理所张春亭画作《金沙水暖》被中央军委办公厅收藏。

  丽江解放前夕,中共丽江县地下党组织用纳西传统的“谷气”、“喂默达”等调子,配以纳西语歌词宣传革命斗争,在民间广为流传,如《反三征歌》、《我们是解放军》、《大家赶快起来斗争》、《金凤子开红花》、《满三娘劳军》、《山那边呀好地方》、《团结就是力量》等。也出现了反映1936年红军长征过丽江的歌谣《贺龙敲石鼓》、《三月和风吹》等。

  红军长征过丽江的传说故事有《贺龙—活龙》、《再有十万八千里也要行》、《贺龙挥臂擂石鼓》、《肖克扛锅》、《一桶水变一桶银元》、《红军带来丰收》、《红军与木匠》、《老渡手的床》、《红军花》等。中共地下党及“边纵”七支队的传说故事有《斗笠阵》、《杨司令》、《折路法》、《济灾》、《蔓菁》等。

  著作有1985年丽江县委编印《红军长征过丽江》,2008年丽江市委宣传部,玉龙县委宣传部编印《红旗漫卷金沙暖》、《红色记忆——丽江》等书籍、音像作品,2011年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红色记忆—丽江革命遗址通览》、《建党90年﹒丽江峥嵘岁月》,中共丽江地委党史征集研究室编《走向光明﹒杨尚志回忆录》。

  目前,丽江市民间组织成立了红色文化研究会,正积极开展红色文化活动,每月在古城四方街旁举行一次红色文化论坛。

  当年的红色文化遗址、人物、作品,而今成为了教育子孙后代,传承革命精神的生动教材。这些原汁原味的东西,是一份无法复制的本色魅力,使不同时期,不同年龄的人在品味这些作品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收获和感悟,这就是红色文化超越时空的生命力所在。我们来看一封“红色信件”的价值:2015年12月15日,圣诞节期间伦敦拍卖行以90万美元的高价拍卖出中国革命领袖的一封书信。这封信是毛泽东和朱德在1937年11月1日抗日时期写给时任英国反对党领袖、后来成为英国首相艾德礼的信函。写信的目的是为了寻求英国对中国抗日战争的支持和帮助,以抵抗日本入侵。纪录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与西方政要最早的沟通接触,展示了毛泽东早期的国际视野。信上有毛泽东和朱德极其罕见的的亲笔签名,具有很强的收藏意义和研究价值。历史就是那么巧合,新中国成立后,英国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而当时的首相正是艾德礼。中国红色革命的物件亮相国际社会,并得到高价竞拍。这其中折射出的,是中国的正义事业正得到越来越多国际人士的理解、支持。中国,从饱满的历史细节中走出来,留下一路正能量,正满怀信心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三、丽江红色旅游 

  (一)红色旅游

  “红色旅游”是以革命纪念地、纪念馆及其所承含的革命精神为载体,组织接待旅游者进行参观、游览和学习等旅游消费活动,是寓教于乐,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有效途径。发展红色旅游是党和国家作出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客观需要,也是红色旅游区加快脱贫致富的需要,也是促进我国旅游业更大发展的积极举措,它培育了旅游业新的增长点,带动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为了传承红色传统,延续红色文脉,2004年8月,党中央作出了发展红色旅游的部署并开始编制红色旅游规划,印发了《2004—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云南省委、省政府通过了《2005—2010年云南省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丽江石鼓作为云南红军长征系列景区被列为全国100个红色经典旅游景区之一,云南省红色精品旅游线。丽江市委市政府抓住这一难得机遇,积极打造“红色旅游”品牌,加快丽江红色旅游工作的步伐。先后出台了《玉龙县红色旅游景区建设方案》,《石鼓红色旅游精品旅游区的规划》、《古城区红色旅游景区景点项目建设方案》,2006年3月召开了丽江市红色旅游工作座谈会。

  (二)丽江的红色旅游发展不足:

  1、对保护红色资源重要性认识不到位,对红色资源的建设、保护不力,如古城贺龙指挥所、木家桥等一些重要遗址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修缮,比较破旧,与相邻的迪庆、大理、昭通扎西等红军经过地相比,差距不小;对外宣传力度不够,人们不太了解红色文化这一历史;对如何做好红色资源与丽江发展融合文章思考不深,与丽江旅游结合起来,让红色资源成为丽江旅游的独特亮丽名片,为丽江旅游发挥重要作用缺乏思路举措;发挥红色资源的教育作用不够,未把资源制作成各种可移动的宣传资料发放出去,发挥极大的教育作用,如观音峡、木家桥、红麦村等均未得到很好的包装宣传。(摘自丽江军分区司令员郭小华给丽江市委罗杰书记、郑艺市长的《关于丽江红色资源保护开发的建议》)

  2、自2004年国家提出红色旅游发展后,2006年丽江掀起了红色旅游的探索发展,但是发展至今已经十年了,与全国、省、市、区县的红色旅游相比,差距很大,很多没有落实到位,不能整合资源,优化旅游环境,宣传红色旅游不够,没有形成丽江集生态旅游、红色旅游、文化旅游于一体的精品旅游城市;

  3、石鼓红色旅游没有形成红色精品旅游。到石鼓镇,红色旅游氛围不浓厚。在石鼓镇中心看不到红色旅游标语,连最基本的“全国一百个红色经典旅游景点之一、云南省红色精品线路之一”等等最能吸引眼球的红色标语、红色基因也没有,不能点燃人们的红色记忆,红色旅游名镇从何而来?红色经典景区何在?

  4、石鼓红色旅游市场没有形成有机的整合力量,而是单打独斗、各自为政。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红军长征渡江纪念碑、石鼓亭、石鼓码头分别属于玉龙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石鼓镇政府、市投资公司,使石鼓红色资源不能形成拳头,力量单薄,话语权、正能量发挥不出来;

  5、“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与我们看到的很多地方比较,展陈手段单一,变化不大,静态有余,动态不足,缺乏实景地厚重的历史感、独特的亲切感和“姹紫嫣红”的美感。虽然丽江社会各界每年都来凭吊瞻仰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但是与丽江来的游客互动不大,没有与壮丽的长江第一湾有机整合,而且很少有相应的红色旅游纪念品可买,让旅游者看到了长江第一湾奔入中原状大观的壮丽景色,却不能领略到当年红军抢渡金沙江的“金沙水拍云崖暖”的独特魅力;

  6、玉龙县九河乡香格里村“红军万岁纪念碑” 自2011年11月落成后,后续工程中的扶梯、公厕、碑释、绿化等等至今没有实施,路口也没有醒目标识,仅仅由乡政府协调在一级路口建设了百米水泥台阶,红军后代建设初衷有待进一步完善;

  7、古城区和万宝故居和他的书屋破败不堪,甚至书屋内的图书和书稿腐蚀严重,与门口挂的“古城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相去甚远,与开南研习所作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格格不入;

  8、古城区范围内的红色旅游参与性少,大部分游客不知道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还有红色文化,没有形成吸引力强的复合型旅游线路。

  (三)丽江红色旅游发展的建议

  1、加强红色资源的宣传力度。把红色资源纳入丽江宣传的内容,制作宣传资料,面向全国,通过电视、广播、新媒体、旅游推介会等进行宣传,让人们知道红军在丽江抢渡金沙江的重大历史转折意义,激发人们对红色资源的向往,来到丽江必去红军渡江地,成为丽江旅游新的亮点。每年四月间在全市组织开展“红色文化”宣传月活动,通过革命诗词朗诵、征文比赛、观看红色电影、重走红军长征路等形式,广泛进行红色文化宣传,做到红色资源家喻户晓。(摘自丽江军分区司令员郭小华给丽江市委罗杰书记、郑艺市长的《关于丽江红色资源保护开发的建议》)

  2、在2006年丽江红色旅游规划的基础上,结合目前丽江旅游的发展,搞好规划和项目筹划。要突出重点,循序渐进,要与目前丽江积极打造全域旅游相吻合;

  3、对红军过丽江抢渡金沙江的重要意义要进行深度挖掘。今年4月27日,我市在玉龙县石鼓镇隆重举行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红军后人代表、朱德元帅之孙,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空军少将,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抗日历史研究会名誉会长朱和平强调,红二、六军团抢渡金沙江是长征胜利的关键一步。这无疑让丽江的历史变得厚重和关键了许多。这是对红军过丽江的又一次新的评价,重要意义的又一次深度挖掘,也给红色文化研究提出新的要求;

  4、要扶持帮助丽江红色文化研究会的发展,同时,建设好丽江古城桑家大院红色文化博物馆,在古城四方街科贡坊门楼镶嵌好醒目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指挥部遗址”牌,不要遮遮掩掩,要大胆理直气壮的在科贡坊立碑,向四方游客宣传当年红军过丽江的故事。让来丽江的游客不仅了解丽江的民族文化而且要了解丽江的红色文化,把红色资源利用好,红色基因传承好;

  5、以石鼓为核心,再次打造石鼓红色旅游基地,成为红色旅游名镇,真正把红色旅游培育成丽江又一知名品牌。“长江第一湾”和“红色旅游”是千年古镇石鼓递给世界的两张名片,必须有机整合推广利用。建议在石鼓镇中心广场建一个红军战士头戴八角帽、手持钢枪、高举红旗,目光如炬、昂首挺胸的红军渡江雕塑群,基座刻有长征诗歌,要瞬间能点亮到访者的红色记忆;

  6、石鼓到巨甸六个渡口,重点是石鼓渡口、渡船的恢复,要与现在的石鼓码头长江漂流旅游项目结合互动,模拟渡江过程,使红色旅游点应紧跟体验经济的潮流,突出旅游节目的参与性。红色旅游本身就是一种实践性学习。组织者要设计、组合出“原汁原味、有惊无险、苦中有乐、先苦后甜”的产品来。还要筹划一条沿着红军征程(古城—拉市—石鼓—巨甸)的徒步旅游项目。只要我们创造条件,实现或部分实现人们的这个梦想,红色旅游就会吸引源源不断的客流,达到化潜在资源为现实效益的目的;

  7、围绕红军长征过丽江,加强对相关历史文化的研究,加强对红色旅游应用理论的现实研究,积极吸收借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得好的地方经验,以不断提升红色旅游景区的品味。加强对红色旅游资源的保护,由市、区县文物部门、党史办和有关乡镇围绕红军走过的征程,继续挖掘和收集、征集文物资料,扩大和深化其内涵。我们还要对丽江民间流传的很多红色故事要进行抢救整理,使红色文化,红色传承。“红军渡江时期,受到石鼓当地百姓的热情帮助,感动了无数红军战士的心。曾留下红军战士用剪刀剪下半床被子赠予当地百姓,并许诺革命胜利后再回石鼓,送一床完整被褥的佳话。”红军后代代表贺晓明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大会上,向当年帮助过红军将士的金沙江两岸村民木成葵、姚杰勋后人代表赠送了被子。她表示,剪被许诺的红军战士没能再回石鼓,十之八九是牺牲在了某一个战场上,身为红军后人,圆革命先烈的诺言是此行的一项重要事宜,也是倡导、弘扬“言必信,行必果”的红军精神。红军渡江期间,在石鼓留下的很多故事,赤诚的红色记忆总能给后人无限启示。

  8、玉龙县九河乡香格里村“红军万岁纪念碑”要纳入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管理,她们本身就是一条线,本身就是玉龙县境内的红色旅游,“红军万岁纪念碑”就有了管理主体,与红军长征过丽江纪念馆形成统一的整体,使玉龙县的红色旅游就能统一规划,形成合力,达到最大化功能;

  9、丽江要积极借鉴红色旅游之都江西省井冈山、吉安、红色之都瑞金经验。井冈山沿途红旗招展,醒目的红色雕塑,红色标语“红色沃土、绿色家园”、“红军故乡、革命摇篮”、“井冈精神、永放光芒”等等红色基因引入眼睑,满山到处开遍映山红,让人仿佛置身红色的海洋,真正体会到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是一块“浸透着烈士鲜血的圣地”。吉安市庐陵文化生态园铭先贤、展文化、传薪火、启后人,电话亭两侧是吉安精神宣传语,园内红军万岁雕塑群很震撼,庐陵民俗园处处彰显中国精神、中国文化、中国表达、中国形象。丽江要在市政广场中心,风景旅游区如黑龙潭、古城、观音峡景区、玉龙雪山风景区、玉水寨等要建设一批红色雕塑,红色标语,彰显红色基因,重温红色历程,传承革命精神;

  10、旅游企业要大力推介宣传丽江红色旅游。旅游企业和散客服务中心,要大力推介丽江红色旅游线路和产品,引导培育红色旅游消费;

  罗曼. 罗兰在《贝多芬传》中写道:“打开窗子吧!让我们去呼吸英雄的气息吧……”是的,让我们去呼吸用无数革命先烈鲜血染红的党旗、国旗以及党章的气息吧!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历史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时代的重任落在我们肩上。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所以,让我们重温红色文化历程,传承革命精神,让红色江山万代传。

[打印该页]
     
 

凡注明本网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丽江党史研究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建设维护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滇ICP备05003121号-1  滇公网安备53070202001013号      云南省政府网站曝光台